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学子情怀 -> 正文
【字号:||
我听见花开了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7-01-07 23:45 来源:《普中人》文萃 访问:

我听见花开了

吴家喻 

  阴霾密布云天,没给日光留下一丝一毫,沉重地排列着。雨点却如飞龙般迅速地撕裂那巨帛,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着倾泻而下。未顷,闪电惊劈,雷声震地。雨点打在地上以极快的速度开出一朵朵小花然后溅碎,同时也打在了那朵刚长出的花苞上。每一滴的拍打,都使它强硬地弯下后又后又倔强的弹起。水早已渗透到土下,浸透了它尚未扎实的根。疼痛处,你是终于畏缩匍匐甘心倒下,还是傲然挺立开出生命之花?

  这是撕裂的痛,我知道。我是一直地看着你,只因心念我们是如此的相似。

  行走在人生冷暖之中,早已褪去孩时的稚气。接踵而至的打磨与挫折也已不容我再回到感性的泪水来矫情地浸泡日子。已不再有足够的力气与锐气,只得躬着背迎向风雨。疾风吹彻耳膜,每一次都震得射生疼;暴雨打落,每一股都是彻入骨髓的痛。

  诗人说:“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地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腥风来论述追求境界。”

  我记起了燕子呢喃的三月。土地松软,糯糯的软土香。种子已破土,鲜嫩的茎快速的向上伸长着。不很粗壮,却总能见它随风飘摇。不多时便结出了一骨朵花苞。慵懒惬意,那是因了一根棒棒糖就可以破涕为笑的我,那是什么都感到新鲜,充满好奇去看蓝天大海的我……

  诗人的回音还在徘徊,我已睡去。梦里雨打落叶时,我似听见一声铿锵有力的巨响伴着彻入骨髓的巨痛,却清透干脆,仿若蝴蝶破茧时振翅飞出的惨烈,好似花瓣开时尽展极妍的姿态。是了,定是它了,不然我怎么会在这时闻到似酝酿一春的芳香?!

  翌日,雨过天晴。远处云层筛下金色的光温暖我,也照亮了血色的花朵,红得似被残血浸染,红得让我泪眼滂沱。是了要脱胎换骨,要破茧成蝶,要花开吐芳,是必要经历磨难的,折磨着,挣扎着,含血的伤疤还没愈合又一次地被撕裂,直到最后成为让诗人艳羡的花,让我顿悟的花,你毫无保留地将道道伤疤展露无遗,是要告诉人们,告诉我,成功是必要挣扎与伤痕的,而这往往就是成功最好的见证。是我已心知不用羡慕别人走过的路多精彩,因为每个笑容背后都是深深地疤痕。

  那么我坚信,我也终能听见我内心中花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