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母校情绪 -> 正文
【字号:||
悠悠普中路 浓浓普中情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7-01-06 23:59 来源:《普中人》文萃 访问:

  悠悠普中路  浓浓普中情

  岁月如刀,雕刻着一块块美丽的石阶,那一块块石阶铺就起来,就成了悠悠普中路;

  岁月如潮,冲刷着生活中许多的往事,那沉淀的往事串联起来,就成了我的浓浓的普中情。

  ——题记

  

  一、 求学在普中

  一九八五年九月一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那天,我带着铺盖从六横乘船来到县城——沈家门,然后到普陀中学报到,从那天起我就成了普中的一名学子,也与普中结下了不解之缘。

  刚进普中,一切都是新的。老师是新的,同学是新的,而印象最深还是我们农村班的班主任刘森林老师。那时,学校把我们这些来自普陀各地农村的56名学生编在一个班(当时是高一(4)班),就称为农村班。那时,刘老师还很年青,二十出头,就住在学校教师宿舍。  

  普中历来有个规矩,凡是住宿生从周一至周五晚上,都要在自己班的教室上晚自习。每当晚自习开始,刘老师总是早早地端坐在讲台边,双眼扫视着全班同学,同学们都不敢作声讲空话,教室内一片寂静,就在这样安静的学习环境中,我们安心地学习。

  刘老师常穿那套笔挺的中山装,或站或坐总是挺直了腰板,给人以正气凛然之感,一副金边眼镜下是炯炯的双目,是那样威严。在以后教与学的日子里,刘老师总是以他稳重、踏实、质朴的教学风格和为人态度出现在我们面前。

  有一次晚自习,我们四个坐在靠后门的同学趁班主任不在,小声地说起笑话来。正讲得开心,不想身后传来“扑嗤”一声笑,回头去看,原来班主任从后门进来,乘我们不注意,旁听了一会儿,我们四人顿时惊慌失措,不想刘老师只是沉下脸来低低地说了声:“别讲空话,自己学习。”我们四颗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地了,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还好。”

  后来,我们发现刘老师其实也挺爱笑,而且笑起很特别,你看他,嘴稍咧开,门牙略闭,两颗虎牙鼓起,嘿、嘿、嘿地笑了。

  几个星期过去了,我们几个来自六横的同寝室同学早己相互熟悉了,自然话也就多了。白天忙学习,晚上有夜自习,都没空说说话相互交流,晚上寝室熄灯到睡着这段时间就成了我们寄宿生讲话交流的最佳时间。当熄灯铃一响,我们各自钻进被窝,有一人起头,话匣子就打开,天南地北,云山雾海地说开了。当然,那时也有生指老师巡查,我们就派睡在靠近门边的一名同学作侦探,一听到外面脚步声就发出警报——故意干咳两声,寝室里立即作鼾声四起状,以此蒙混一会儿,待听得脚步声渐远之后,依旧开讲不误。

  终于有一天晚上,连我们的侦探员也失误了,结果挨了批。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们正讲得起兴,突然听到门外大喝一声:106寝室全体男生,穿上衣服,到操场列队。”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我们寝室讲空话被捉住了,原来是那时候当教导主任兼生指的程永清老师早己悄悄地埋伏在我们寝室的门口,只等我们就范了。这下我们几个同学只得灰溜溜地到操场上一列横队排好,只等挨批了。程老师很严厉,戴着副近视眼,穿着件老头汗衫,厉声质问我们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讲空话,还给我们分析了休息与学习的关系,最后要我们保证今后不再犯,才让我们回寝室睡觉。算算时间,我们几个足足站了有半个小时,从那时起,我们真正懂得了普中管理上的“严厉”,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正是“严厉”两字使我们这帮学生到今天才稍有点出息。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高三。接任高三(4)班班主任的是一位教英语的女老师——周荷月老师。周老师矮矮的,黑黑的,一付瘦弱的样子。然而她那对工作的认真负责态度,对学生无微不至地关心,让我们深深的敬佩。周老师教两个班,有一天一个上午有四节课,上到我们班的第四节课时,我们明显地感到她己经很累了,讲课时声音也有些嘶哑了,我们班的几位女生看得有点不忍心,轻轻地劝她说:“周老师,你停一下吧,休息一下,让我们自己做作业就行了。”周老师微微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微笑,可却说:“这个知识点没讲完,教学计划没完成,不行的。”之后,她又开始大声地讲起课来,一直坚持到第四节下课。事后我们才知道,周老师还得有胃病,那天上午连饭都没吃。周老师这种敬业奉献精神感染的我们班的每一位同学,我们为有这样可敬的老师而自豪。毕业工作几年后,听说周老师因为工作过于劳累,因病去世,听到噩耗,备感痛惜。周老师啊,你也是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孩子的啊,可你却很少顾上,为了一届届普中学生,你是活活地累死的啊。普中正是有着像周荷月老师这样敬业奉献、无怨无悔的一批教师,深深地感召着每一位普中学子,激励着每一位学子在学业上砥砺、进取。

  

  二、工作在普中

  一九九年,我从舟山师专毕业,被分配到六横中学工作,一干就是九年。一九九九年因工作需要,我被调入普中,99826日,我到普中上班报到,这时的心情自然是别是一番滋味,十年前我在普中求学,十年后我竟然自己成了老师到普中任教。

  这时的普中,高中部与初中部己分离,高中部己迁到东港。我来到东港,发现普中的一切都是崭新的,新的教学大楼,新的教室,新的寝室区,新的食堂。特别值一提的是普中大道,从校门直入食堂、寝室区,是那样笔直、开阔,光步行可能得走很长时间吧。看着眼前这一切,我暗想普中变样了,变得大了。上班不久,我才知道,原来普中搬到东港己是988月的事了,而且现在普中己是省二级重点中学了。

  200312月,又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普中顺利地通过了省一级重点中学评估,晋升为省一级重点中学了。当徐铁骏校长庄严地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全校沸腾了。是啊,这是我们多年的梦想啊,是几代普中人的希望啊,而今变成了现实。我们兴奋、自豪。

  评上了省一级重点中学,我们教师的压力与挑战更大了。2003年高考成绩是衡量我们普中是否具有重点中学的实力的标志。在高考前几个月,校领导给高三每个班确定了上重点线、上本科线学生人数,特别是上重点线,每个班都将近20名,全校合计超过200名。重点超过200名,这个目标太难实现了,而普中前几年都是100名多一点,2002年也只有157名,我们教高三教师更感到压力重重。压力就是动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担了多少心,分析了多少次教学质量情况,67日、8日高考终于结束了。623日下午3点多,我们几位教高三的老师在学校教务处电脑前焦急地等待着高考分数的揭晓。还有5分钟,3分钟,1 分钟,来了,218名上重点,老师们笑了,徐铁骏校长笑了,程永清副校长笑了。是啊,这是我们老师们多么期盼的好消息啊,可你知道,这其中融入了我们普中教师多少艰辛与汗水啊!

  光阴荏苒,一晃又是五六年过去了。这期间,徐铁骏校长调到市属学校去工作了,程永清副校长当上普中的校长,普中有过一些人事的变动。但是,这期间普中每年保持着有二百多名学生升入重点大学的良好成绩。特别是在2006年,升入重点大学人数首次超过250名,在2009年又超过270名。令人欣慰的是这两年我刚好任教高三年级,也算是为这普中的发展出了一点微薄之力吧。

  20109月,是普中的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普中再一次搬迁到新的校区(接近塘头附近地块)。这里占地面积180多亩,比原来的东港校区大一倍多。新学期伊始,展现在我面前是三幢崭新的教学大楼,五幢设施齐全的学生公寓大楼,还有行政大楼、体艺大楼,特别是在艺大楼下面还建有室内游泳池。其他的配套设施如400米塑胶田径场、三层学生餐厅大楼等,另外学校里边还有因地制宜的造了小公园哩。

  夕阳西下,我漫步在新普中校区的大道上,夕阳的余辉把新普中染成了一片金黄色,我仰头祝福,悠悠普中路,浓浓普中情,愿普中的明天更加辉煌。

  

  

  

  普中语文组  郑斌杰

  2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