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教育切磋 -> 正文
【字号:||
结合工作需要不断自学是获取知识的有效方法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7-01-07 23:14 来源:陆锐锋 访问:

(仅以此文和普中2009届学弟、学妹们交流、共勉。)

  我最后的校园生活是在普中。1966年文化革命开始停了课,为等复课等了一年半,最后怀着无限眷恋的心情离开了学校,实际上读了初中一年的书。

  在普中的时间是短暂的,但普中给我的却让我享用了一辈子。参加工作30年来,老师们对知识虔诚的态度和人格形象时时影响着我,使自己养成了对知识的崇拜和执着追求;而结合工作需要自学又使获取知识的过程常伴随着奋斗时的向往和成功时的欢乐。尽管起点很低,但靠着这种坚持不懈,已使自己从一个普通职工成长为一名高级工程师、中国电子学会高级会员、浙江省广播电视厅科技委委员。

  我最初要想到自学是在架设海岛之间的广播跨海飞线的时候。架一条跨距在1000米之内的飞线毛估估还能拿得下,但能不能架更大跨距的线总得要有理论依据。说来见笑,当时连开平方都还没学到过,一根水泥杆的拉线要多少长都不会算。当时书店里除了“红宝书”之外其他什么技术书籍都没有,找到母校的朱成德老师,他给了我一本旧的高中课本《平面三角》,并讲了一些自学的方法,后来我又到供销社废品站里找了一些收购来的旧课本,开始了自学之路。

  当时的自学并不是为了拿文凭,70年代初期根本不兴文凭,别给扣上“白专道路”帽子就算不错了。所以断断续续地边干边学,慢是慢了点,但学了就用、常学常用不大会忘记,理解也比较深,知识用得活,能解决不少工作中的问题。

  后来形势好转了,可供学习的书籍多了起来,工作任务也多了起来。事情往往是这样,你不去干事则会平平稳稳相安无事,你想干点事则事情会越干越多,越来越感到知识不够用;而且,干一件事不是简单地看上几本书就能解决的,没打好基础总是倍感吃力。后来,还是从《数理化自学丛书》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啃。

  自学基础课不同于看专业技术书,工作一忙常要间断,习题也做得少,因此没过多长时间就忘了一大半。为了跟遗忘作斗争,我采用的一个办法是专业书籍与基础课本结合看,慢是慢了点,但几次下来印象就深了。另一个办法是自加压力,隔几年系统复习一次参加有关考试,例如《高等数学》这门课程我就系统地学了三遍,在一次自大考试中还考了个全市第一,《电大英语》也学了三五遍。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多写技术总结和论文,因为写文章时不敢马虎,平常似是而非的问题非要弄清不可;有时候想证实一种设想,用数学分析的方法一步步地往下推,常会有一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最后结果得到了严谨的证明,踏实、愉悦的心情便油然而生,这大概也就是对自然科学之美的一种领略吧。有时发现教授写的参考书上也偶有分析推导错误,先是怀疑自己,继而深入分析找出错点,便能充满一种求知探索的乐趣。

  工作中敢于挑担勇于探索就像是请了一位最好的老师,逼着你去学习原来不懂的东西。记得在1975年,当时的虾峙区要自建一个机械化滑道的修造船厂,区委书记提出要我搞设计,而我是搞广播搞无线电的,对船厂建设知之甚少,怎么办?我想了一会儿回答:给我一定的时间,我会完成的!此后,我生吞活剥地啃起了《材料力学》《结构力学》《工程力学》《水工钢筋混凝土结构》《船厂设计》《机械制图》等书籍,在六机部第九设计院的指导下,完成了建厂前期水工结构和部分设备的设计工作。据九院的工程师们讲,象我这样一人承担建厂的工艺、水工、设备设计实为不易,院千人大会上党委书记还对此作了赞扬。我调到舟山电视台后承担定海东岳宫105米电视塔的设计任务,也是遇到了这样一次挑战和提高的机会。初次设计电视塔,不敢半点马虎,我把当时国内唯一的一本参考书、清华大学钢结构教研室编的《塔桅钢结构设计》全部计算公式几乎都推导了一遍,发现了里面的处重大错误,写信向国内钢结构权威请教得到了证实。设计完成后,因山上施工机械开不上去起重问题解决不了而找不到施工单位,最后还是自己带领施工,灵活运用自学的力学知识巧妙地解决各种起重问题。最后要将这62吨重的大家伙一次性扳立起来,上上下下都非常担心,而我却有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尽管设计时安全余地留得很小,专家论证时意见也不统一,但我知道自己计算是严谨的,施工是仔细的,所以有足够的自信。1989年11月1日那天,定海城区南部一带几乎是万人空巷,我指挥着施工人员在3个小时内就把这60多吨的大家伙稳稳当当地立了起来。当时的感觉真是不错,应该说,是知识给了我力量和自信。

  我从事的专业是无线电技术,这得益于在普中时的无线电爱好者经历,把一个总想在收音机后面找“会唱歌的小人”的农村娃领入了电子世界。电子技术是当今发展极为迅速的一门应用技术,没有一辈子学习和投入的决心,是很难跟上趟的。我从79年搞普陀第一个电视差转台、甚高频广播信号传输系统、100W全固态调频广播发射机等科研课题开始,到后来组装大功率电视发射机、改造微波设备、完成广电部下达的卫星信号电波传输研究课题和最近正在攻克的海上超长距离微波传输难题,无不依赖于不懈的学习和探索。如今,只要有一星期没有看专业技术资料,马上就有一种跟不上的感觉。因此,学习应该是一辈子的事。

  回想自己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光——16岁到20岁这几年是在农田里、大海上和无所事事中度过的,后来的自学也是断断续续,很多宝贵时光都白白流失了,现在想想很后悔。看到现在的孩子们有这么好的学习条件,心里实在是羡慕得不得了。科学技术的发展是这样的快,很显然,我们当时尽心竭力才能完成的事,现在在他们手里可能用不着化什么劲但时代在前进,他们所面临的任务却比我们艰巨得多,他们更需要一辈子不断地更新知识。但愿这些学生朋友们珍惜今天,不放松明天,在工作岗位上也能不忘学习,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按语:陆锐锋校友系我校66届初中毕业生,65年他被择优录取。一年后,文化革命开始,学校“停课闹革命”,由此,他失去了系统学习机会,但由于他的刻苦自学精神,终于把他推上了现代高科技的顶峰。在他三十多年的工作实践中,进取与超载伴随他创造了许多奇迹:

  70年代初,在普陀虾峙岛架设1800多米广播“飞海线”——国内最远。

  1989年,自行设计制造、扳立成功105米高的东岳宫电视塔——国内首例。

  1999年,将“平板式微波无源泉中继装置”用于跨海电视微波传输领域——国内首创。

  2000年,突破跨海微波传输35公里极限,使定海与嵊泗微波联网“一站沟通”模拟试验获得成功——跨越极限。

  2000年4月,ISAPE2000(国际电磁理论、电波传输学术会议)致函陆锐锋,邀请他参加在北京举行的论文研讨会,并请他在会上宣读论文《海岛间超长距离微波传输研究与实践》。

   

  陆锐锋1952年生,浙江普陀人。1970年进入广电系统工作,历任普陀县广播站站长、舟山电视台副台长、台长、舟山市广电局总工程师;舟山市1~4届政协委员,省广电厅科技委委员,国家广电总局科技委专业委委员。先后完成过广电系统多项技术创新和重大工程建设,发表论文三十来篇,其中关于海面微波传输研究的论文在国际学术会议交流,获省级以上科技成果和论文奖多次。通过自学和锻炼,从一名普通的有线广播线务员成长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省优秀共产党员、省劳模、市突出贡献人才等多种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