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长篇传奇小说连载——————海 鹦 作者:孙静波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21-03-30 14:55 来源: 访问:

长篇传奇小说连载

孙静波,浙江宁波人,著名作家、编剧、艺术家。普陀中学高中67届校友。1982年起从事影视创作、评论和教学工作,影视剧本和影视评论多次在全国、省、市评奖中获奖。出版的电影剧本选集有《激荡的海岸》等,长篇电视剧剧本选集《青鸟的奇特故事》。《心桥》获舟山市人民政府优秀文化成果奖,诗作《沈家门渔港》在中国梦“渔港抒怀”诗歌征文(全国)大赛中荣获三等奖。


三十七

这是一艘幸福的游艇,也是一个勇于迎接风浪的游艇。

夏雨与崇光商量后,决定由夏雨同时给海帆和海鹦揭开这对孪生兄妹的身世之谜。他们相信这两个孩子,已经历了人生的磨练,像两座曾经经受过风暴巨浪洗礼的礁石,会平静接受他们的已经迟到的生命密钥。

崇光注视着广阔碧澄的海面。

他回想起王永健找过他两次,要求他和夏雨把海鹦的抚养权交给他。遭到他和夏雨的拒绝。作为孩子的监护人,金崇光决不容忍任何人对孩子的歧视和不公,也决不让孩子与一个无视国家法律的人一起生活。

王永健为夺取矿藏图,曾两次派人殴打他,致使他两次受伤,更坚定了他要保护海鹦,保护矿藏的信念。

这次,刑侦小马、小夏承赵队长的指示,让他协助他们的侦破工作,他是全力支持的,为他们提供了乌金矿的设计图,暗示了可能藏匿走私物品的石屋和工具房,使刑侦们顺利找到了破案的线索和部分证据。

当夏雨和海帆、海鹦走出舵舱时,紫宇和蓝鲸先后拥抱了夏雨。

崇光:“你们都是年青的音乐家,用音乐来欢庆这次聚会吧。”

海鹦拉开了乐谱架子,用小提琴演奏《在春天的海岸》。银鸥和蓝鲸分别用钢琴、单簧管伴奏。

《在春天的海岸》歌词是根据一位海岛诗人的诗改编:

“在春天的海岸,

我心里装着一盏明灯,

光源是海洋勃动的能量,

色彩是春天的百卉山花。

微闭双眼,坐在堤岸,

吮吸天使的芳香,

回味海水的苦涩,

远眺离岸的船只,

看到了过去和未来的海洋,

往来于风暴出没的航线。

一支童年就谙熟的海燕之歌,

点亮了快要熄灭的心灯。

它像磁石引力,

紧贴着金光闪耀,

像浮动的航标,

又像美丽的海市蜃楼。”

晚上,海帆准备在聚餐后,安排客人们住在海中苑饭店。

海鹦要求和妈妈住在一个房间,夏雨欣然答应。

海中苑饭店马经理是海帆创建的黄沙海钓会所的成员,马经理同时也是“蓝海艺术节”的组委会成员之一。他把这次聚餐安排在一个单独的宽大的大厅。

进餐时,开始播放蓝船长和他的老师创作的组曲《海》。乐曲的旋律、和音、节奏很完美,音调热情奔放,大海洋溢着慈母般的关爱,流淌着顿悟船的沉静,也流淌着浓浓的阴郁,仿佛让人看到死神的幽影……

这曲子,是莫善英自己用钢琴弹奏的交响曲《海》的录音。

蓝鲸向身边的母亲:“妈妈,这乐曲是谁创作的?”

莫善英:“是你爸爸和他的老师合作完成的。”

蓝鲸惊愕地:“爸爸?”

莫善英点点头。她从身旁的提包里取出《海》的乐谱。

蓝鲸打开后,开头的旋律就吸引了他。

他来到大厅舞台上的钢琴边,打开《海》的乐谱,开始了弹奏。

这是一次激情的演奏,吸引了所有用餐的人,他们放下餐具,静静聆听。人们仿佛坐在一座豪华的游艇,在欣赏大海的奔放,激荡,迎着海的凶险风浪,又迎来无比壮丽的海上日出。

作为涉海企业家,海帆深深感到海洋,母亲海洋,生民养民的海洋,给男人以胸襟,给女人以风采,给少年以理想,给人类以未来,赐于我们那么多,还将无保留地赐给我们的海洋,只需要我们像她本身一样质朴,一样真诚,一样深情。我们善待海洋,其实就是善待自己。

清晨,她轻抚着女儿的脖子,一缕从窗幔间隙照进来的晨光令她的颈部无比可爱美妙。海鹦醒了,把自己掩没在她的头发中,任妈妈抚摸她的脖颈,脸部,直到背脊。海鹦震惊于她的温柔的亲吻,也紧紧抱住她的柔韧的腰。

夏雨想起把女儿从农村接回家中的那天深夜,她仔细端详酣睡的女儿,内心洋溢着痛楚和喜悦,决心今生今世要善待女儿。海鹦可爱,温顺,勤快,很快得到全家三口的关爱。她让海鹦叫她姑姑。她教会了海鹦唱歌,跳舞,崇光又教她识乐谱,拉小提琴,聪颖勤奋的海鹦进步很快,为她以后进入专业剧团夯实了坚实基础。

“妈妈,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小时候的事情,也在想自己怎样从‘姑姑’变成了‘妈妈’,我等你叫声‘妈妈’,熬过了很多不眠之夜。”

“妈妈,我会一辈子孝敬您的。”海鹦脸上已经有了许多晶莹的泪水。

 

三十八

在刑侦队技术室,赵队长和蓝燕、紫宇及同事们观看着一段很奇特的视频:

凌晨四点,有一位身材高大穿一身黑衣服的人,戴着能剥下来的黑色老头帽,拉着一辆装满落叶的垃圾车,低着头,把车放在市公安局不远的地方,扶了扶快要丢下来的墨镜,就匆匆离开。

那辆垃圾车刚好在市公安局门口的监控探头的视频范围。是“送货上门”还是另有阴谋?

很快,拆弹专家一行来了,他们对车身进行红外线扫射,确定树叶下面是一块金砖。

现在金砖放在桌面上,两公斤重,纯金。

金砖上用英文写着Mount Wu(乌山)。

赵队长很快收到金深海的电话:“这是西北某金矿产的,那地方就叫乌山。”

金深海是资深的地质学家,崇光、蓝燕的父亲。

刑侦队员们在思考,这送金砖的人是谁?这金砖又在哪里找到的?

蓝燕:“这是否和运输船爆炸案有关?金砖就是船上的走私物品?”

紫宇:“蓝燕姐的推测有道理,毕竟出事海域就在海山附近。”

赵队长:“那个拉垃圾车是谁呢?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紫宇:“他可能有难言之隐,或是知情者,或是参与走私又想立功减轻处罚的人。他提供线索是让我们破案顺利。”

赵队长:“你们的分析很好。送金砖的人把车停在监控范围,自己又留在不远处冬青树后监视车的安全,显然不怕监控拍摄到他。戴墨镜和戴能剥下来的老头帽,显然是不让别人认出他。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装扮。”

小马:“先请刑侦专家对留在车把上的指纹进行分析,鉴定,也许通过指纹比对,能找到拉车的人。”

赵队长:“好的,我去办。”

蓝船长用望远镜察看对面的潜水训练场。

众多身穿潜水服的人,一次一次从船舷边下海,潜入水后约半小时就升腾海面,每人手中都会有鱼获物。

蓝船长知道,王国达在选择其中最优秀者去五魁岛海域打捞沉入海底的黄金和琥珀。

他早已开始了这样工作。

在公安局门口放置垃圾车的人就是他。车内的黄金块就是他从事海域的海底捞上来的。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尽早为沉船遇难的十二名船员报仇。

夜,黑沉沉。

蓝船长潜泳到了自己家门口的海滩,爬上沙滩后,他看了家中二楼的灯亮着。这是他和妻子的房间。

三楼蓝鲸房间已熄灯了。

他摸摸腰际的钥匙圈还在。

他蹑手蹑脚来到坑道门口。他养大的大白狗——“银狐”,惊喜友好地过来舐他的右手。他从氧气瓶下的网袋里取出两大块烤肉。

银狐欢快地吃开了。

他摸进坑道打开了潜水帽上的照明灯,潜水摄像头,坑道一下子亮堂了。他发现第一个石窟门的锁已被敲坏,锁虚挂在那里。

他发现水泥台子上的三个箱子都不见了。他相信是莫善英转移它们了。

他打开第二个石窟门,提出一个桔黄色皮箱,又打开第三个石窟门,提出一个紫萝兰色的皮箱。

他把这两个石窟门的锁挂在那里,没有扣上。

出来以后,享用了饕餮大餐的银狐朝他甩尾巴示谢。

他悄悄地提着两个皮箱朝沙滩走去,接应他的堂弟已经驾艇等候在那里。

银狐跟过来,蓝船长把手腕上的一串佛珠,用扎手腕袖口的绳挂在它的脖子上。银狐看着主人的船驶向茫茫的夜色。

赵队长深夜接到电话后,来到了刑侦队技术室。

紫宇、蓝燕和小马打开了偷拍的视频,两位蹲点的刑侦队员拍下这段视频。

从登滩后进入到坑道的蓝船长,到他提着两只皮箱返回海边,然后坐小艇离开,驶向佛缘岛,都被他们清晰地拍摄到了。

正是通过指纹比对,他们锁定送金砖的人就是死里逃生的蓝船长,并确定他的动机就是为船上遇难的兄弟们报仇雪恨。

第二天,当通红的旭日在海面升起的时候,莫善英起床后,按惯例在院子里练八段锦。她见到银狐脖子上的那串佛珠。

她摘下佛珠,仔细端详着,确定是老蓝的。她内心充满了激动和惊喜。

她马上进入坑道,见第二、第三石窟门的门锁挂在那里,锁扣没有合上。

她马上奔向住宅,要把这个喜讯告诉儿子。

 

长篇传奇小说连载



三十九

广静斋茶馆。三楼。

房子很高很大,地毯很厚很软,茶香很清很醇,侧面的楠木案桌上,放着一架墨绿色精致的古琴。

茶室门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类文明达于鼎峰时,潜藏着“无尾箭”的威胁,这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隐喻。海帆购来这幅高仿真《瑞鹤图》是用来自警的。他是一个头脑清醒的年青企业家。

赵队长和金深海在一间茶室商谈。

赵队长:“深海,组织上已通知我办退休手续了,尽管我身体精力都能适应目前的工作。”

金深海:“大战临近换统帅,金牌急招杀战将,从先秦到南宋,到今天,都不乏这样令人痛心疾首的先例。”

赵队长:“我一直没有小觑王永键蕴藏的能量,但他所掌控的实际势力,还是远远超过了我预先的估量。”

金深海:“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在人潮汹涌的水下,是盘根错节的利益链。乌山金矿在我绘制的北方矿产图上有标记。没想到王永健与他合伙人却捷足先登,牟取暴利,不知他们从哪里得到相关信息。”

赵队长:“趁王永健去国外旅行结婚,我们可以把海帆、海鹦的婚事办了,有利于紫宇做海帆工作,促进海帆进一步转化,让他的企业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行。”

金深海:“我也有这样想法,孩子们相恋的时间很长了,相互都深入了解,情投意合,志趣相谐,我们做长辈的要果断促成他们的好事。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爷爷,”海鹦在百米以外向爷爷奔去,她跑到爷爷面前,紧紧抱住了他,满脸泪水。

爷爷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她。

当她在兰州走投无路时,是爷爷赶到敦煌向她指明一条出路,到海山去找她女儿蓝燕,她在海山找到了开拓事业的天地,找到了她一生的至爱。

在她出国到瑞士国际音乐学院学习前夕,是爷爷亲自到上海虹桥机场送行,为她准备了丰厚的助学金,这是他一生的积蓄。

爷爷和奶奶长年为找矿风餐露宿,翻山越岭,踏遍了大西北的沟沟坎坎,凭丰富的探矿经验和高深的地质学知识,找到了一座座煤矿,铜矿,金矿……,兰山大煤田的发现,他俩也是功不可没。在漫长艰苦的岁月里,他们变老了,身体得了各种慢性病,奶奶长期在青岛疗养院养病,而他却还在带病工作。

想到这里,海鹦哭得更厉害了。

“好孩子,别哭了,我们一起过去,你爸爸、妈妈他们,在‘师石’边等急了。”

海鹦擦净了泪泪,默默拥抱了赵队长。

他们三人朝师石走去。

梵山东麓,百步沙中间有一小岩坡远伸海边。坡峰上有一造型新颖,小巧玲珑的四柱小亭,临海衔沙,位于师石东南,名为“师石亭”。在亭下,有一块挺拔屹立、卓然不凡的巨石,上镌“师石”两字。石上有诗曰:“形奇特,俗气绝,耐风雨,质坚洁。能当怒潮,能磨顽铁。”

崇光知道,父亲带年青一辈来朝拜师石,希望他们以石为师,勇于战胜生活道路上的腥风恶雨,艰难险阻。

 

四十

海畔婚礼在《婚礼进行曲》中揭开序幕。

这是瓦格纳所创作的歌剧《罗恩格林》的乐曲。这首乐曲曲调优美,速度徐缓。乐曲以响亮的小号开始,逐渐被轻松活泼跳跃性强的进行曲接替,以木管乐器优雅的组合完成完善的结尾。

银鸥指挥蓝海艺术团的乐队圆满完成了婚礼的开场音乐。

主婚人由赵队长担任。莫善英、紫宇的母亲分别致贺婚词。她们激情简短的讲话引来现场热烈的掌声。在音乐声中,金崇光牵着海鹦的手,把她交给了蓝鲸;紫宇的父亲牵着女儿的手,把她交给了海帆。

两对新人相互交换信物,海帆给紫宇、蓝鲸给海鹦配戴新婚钻石戒,当两对新人完成了规定程序,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婚礼进行到夜晚。

乐手们用十六把小提琴演奏了《海畔婚礼》的宏大优美的协奏曲。

歌词是一位本地作家创作的。

一河星光倾落海湾,

滟滟波浪被染成五彩,

远处的灯标眸光闪烁,

夜飞的鸥鸣牵人心怀。

美丽的渔港像含羞的新娘,

遇佳日更是心涌波澜。

我依稀望到海龙喷吐的瑞气,

红彤彤如同初升的朝阳,

碧闪闪宛如飞翔的天鹅座,

金灿灿又像满网跃动的大黄鱼,

银烁烁滑动着涌流般的银带。

美丽而模糊的海市哟,

似姹紫嫣红的花圃,

似色调辉煌的殿宇,

似车水马龙的渔港街市……

如果世上到处光明,

就不用星星照明;

如果海上没有凶险的暗礁,

生命之舟会更快飞行。

望海礁,常想你伟岸身影,

风口浪尖上摔打,

练就钢骨铁筋,

你美好的心灵大海铸就,

你宽阔的胸怀大海赋予。

是我的无知和轻率,

造成你苦难和不幸,

恶梦中常揪心,

眼含泪苦涩难咽。

船舵歪了,已经扶正,

船身裂了,已重新修复,

海的儿女有海锻造的品性,

摒弃恶梦,共绣美好前程。

趁宾客们兴趣盎然欣赏小提琴美妙的音乐时,紫宇和海帆驾游艇来到了洛伽山。在上山前,紫宇脱下婚纱,穿上了警服。

洛伽灯塔建在洛伽山北端的山巅上,塔灯高出水面三十八米,每值大潮汛,常会被淹没礁丛,成为孤岛,今晚恰逢涨潮,游艇就泊在小小的孤岛旁。上岛后海帆把船绳紧栓在一个尖端突起的巨石上。

这是国际著名航标。石砌塔身,八角外罩,四等红色定光灯为船舰南北往来或进出莲花洋指引航向。

海帆感到今晚灯塔的光芒更加明亮,更加有亲和力,光所及的海面风平浪静,莹光闪闪。海帆深知,塔自建成以来,多系平安岁月,航道无险情记录。民间传说是借了观音菩萨的慈悲深广的福音。“莹莹一点照迷津,光夺须弥日月轮”,紫宇深知,一般灯塔指引航船避开暗礁险滩,洛伽山灯塔,不但引领航船,到达胜利彼岸,而且还领人的灵魂,走向正确的人生旅程。

洛伽山有两处“水晶宫”,相传为观音大士现灵之处。在岛北端的埠头附近,岩底下一个三角形石窟,深一丈多,只有到落潮时,才可到洞口观赏。一处在圆通禅院殿后,山岩下有天然洞井;洞内水清澈见底,借着灯光,能清晰映照海帆和紫宇的青春面容,他俩各自默默许下了自己的心愿。

突然,紫宇看见了对岸的佛缘岛上响起密集的枪声,她知道有重要紧急的警情。她戴上佩枪,二话不说,朝游艇冲去。到艇上后,她从舵舱内贮藏室找出一支新型的冲锋枪。

“紫宇,我跟你一起去……”海帆快步跟上。但还是迟了一步,当他追到海边时,快艇已箭一般冲向海面。

佛缘岛上,王国达手下的人与潜伏的刑侦发生了异常激烈的枪战。

蓝船长在五岛魁洋面潜水打捞时,遭遇水下鲨鱼的袭击,被鲨鱼的利齿撕破了潜水服,紧急之中,他一边用防鲨刀与鲨鱼搏斗,一边急速升腾海面,泅渡到附近的一块巨礁上休憩,由于上升太快,血压升高,他竟昏厥过去。鲨鱼很狡猾,想过去拖他下水吃掉蓝船长,惊醒的蓝船长被迫用信号枪朝它发射,枪声和红黄相间的烟火吓跑了鲨鱼。

在五魁洋值勤监视的王国达手下的人,用望远镜窥视到此情况后,向王国达报告,王国达当即下达灭掉蓝船长的指令,他要杀人灭口,以防蓝船长泄露走私船爆炸内情。

紫宇手握冲锋枪,与预先登岛的两位战友一起,向五名登岛的走私分子交火。

这款新颖冲锋枪以气动式自动原理步枪为蓝本,移除气动式结构,并且转换成发射9毫米口径弹药,射击精度高,微声器将枪口火焰消除,在夜间也不为对方发现。

紫宇使用的是30发可拆卸式直弹匣,有强大的战斗力。

紫宇的火力制止了五名走私分子前行进攻的步伐。

战友们接警以后,分乘两艘高速快艇赶来。走私分子自知不敌训练有素的警察,借着茫茫夜色仓惶驾艇逃走。

紫宇一行在山顶碉堡找到蓝船长和他堂叔一家四人。紫宇委婉向蓝船长说明:你是重要证人,应该保护,希望他配合。蓝船长欣然同意与警察一起离开佛缘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