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海 鹦 ———— 作者:孙静波 ———— 长篇传奇小说连载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21-02-10 8:21 来源: 访问:

孙静波,浙江宁波人,著名作家、编剧、艺术家。普陀中学高中67届校友。1982年起从事影视创作、评论和教学工作,影视剧本和影视评论多次在全国、省、市评奖中获奖。出版的电影剧本选集有《激荡的海岸》等,长篇电视剧剧本选集《青鸟的奇特故事》。《心桥》获舟山市人民政府优秀文化成果奖,诗作《沈家门渔港》在中国梦“渔港抒怀”诗歌征文(全国)大赛中荣获三等奖。



长篇传奇小说连载


二十九

从沙坡崖头往下看,紫宇估计这坡度已超过50度,说陡不能说太陡,说缓显然又不是很缓,她心里也有忐忑不安。这个爱冒险的人,性格总有挑战第一次的强烈欲望。她一声尖叫,那声音清脆、响亮,下蹲后就双脚一伸往下滑。

海帆看她那副调皮样,会心一笑,就跟着滑下去。他驾轻就熟,自己也记不清滑过多少次了,从童年开始,沙坡头就镌刻在他的记忆里。滑沙坡也是小时候他玩的游戏内容之一。

大晴天,太阳把沙子晒得发烫,从坡顶滑下去,有时会听到鸣钟般的声响,又能听到泉水流淌的叮咚叮咚的美好乐音。据说是坡下有数条暗河,在奔流着流向黄河而发出的声音。

海帆知道,沙坡头这座大沙山,历史上就很有名,它有一个美名叫“鸣沙山”,元代史志记载说:“自兰州而东,过北卜渡,至鸣沙河,过应理州,正东行至宁夏路。鸣沙河,就是宁夏中卫鸣沙山南黄河也。”“沙坡鸣钟”或为一个奇异景观,可以与敦煌鸣沙山媲美。海帆曾两次去过敦煌。

紫宇是应海帆的邀请来到他童年生活过的地方来的,也是她第一次来到祖国的大西北。

紫宇与赵队长、蓝燕商量过,这次西部之行有特殊意义。

据碧莲回忆,她在多年前曾看见王国达指挥手下的人把一箱箱沉重的木箱搬进了王永健的宽大的贮藏室。接着,王永健就关闭了贮藏室。但在一年前此门又重新打开了,里面空荡荡,成了一间闲房。

赵队长认为,房间里可能是走私物品,或已运走,转入走私渠道;或转移地方,在更隐秘的地方贮存。能找到它们,是掌握王永健罪责的实证,法律是严格按照事实来实施的。

海帆这次来,是给这里的治沙工程捐款。他和紫宇办完捐款手续,从县政府出来后,就到了沙坡头下面的黄河边。

在来之前,海帆就向紫宇介绍过,这里是西部交通的“桥头堡”,是欧亚大通道“东进西出”的必经之路,也是联系西北与华北的重要铁路交通枢纽。连接包兰、甘武、宝中铁路和中太铁路,是继兰州、宝鸡之后的西北第三大铁路交通枢纽。

由于毗邻腾格沙漠,常年受到风沙侵蚀,对铁路交通影响很大,治沙就成为一项十分迫切的工作。

海帆想通过自己的一份贡献,有助于这一宏大工程。

在黄河边。

海帆说:“小时候,常看到骑着骆驼从兰州来这里的治沙工作者,白天,在沙丘小坡种下方格草障,固定沙流,晚上睡在帐篷里,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在他们努力下,一坡坡绿色植被,一条条绿色林带在这里延伸,变宽。我们小孩也在大人们带领下,参加了植被种树的艰苦劳动。”

紫宇:“你经历过沙尘暴?”

海帆:“经历过,每年春季,沙尘暴来的时候,天地颜色变黑了,风沙打得人睁不开眼,直不起腰,很可怕的!”

他俩注视着眼前的神奇景色。

黄河两岸,万顷良田,绿洲遍野,与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彩,鸣飞的飞鸟,黄河上漂浮的羊皮筏,构成了一幅美妙的风景画。

海帆感情深挚地背诵起一首本地作家创作的诗:

“不必叹息长途跋涉,

不必担心一无所获,

曾用青春的翠绿尽染生命的绿洲,

终将获得生命的金黄。

再把那金黄纷纷撒下,

融进生命的沃土,

就会涌现无边无尽的永恒的绿洲。”

紫宇被他带有青春期男孩特有的纯真磁声感动了,她感到海帆对这片土地有很深的感情。

赵队长、蓝燕在她临来前,向她分析过海帆童年时,寄养在沙坡头远亲家的原因,就是王永健担心报复者把仇恨撒向稚嫩的海帆。当时,沙坡头是人们都想搬离的生存条件极为恶劣的地方。赵队长用长辈的口吻对紫宇说:“海帆是个苦命的孩子,你要多关心他。”紫宇领悟了他话里的慈悲和善意。

海帆的这次资助举动,再次证实了他是一个懂得感恩,胸怀开阔、顾全大局的好青年。

 

三十

他俩向一片翠绿的瓜田走去。

在田埂上,海帆碰见一位同村的大娘,她年纪已经有七十多岁了。

大娘:“小帆,回家来啦?”她看看紫宇:“小帆,婆姨也有了,长得俊,你好福气!”

海帆:“大娘,她是我同事。”

大娘:“咦,瞧你脸都红了,你是一个从不撒谎的好孩子,别哄你大娘啦,你小时候,我还经常抱你呐,看着你长大,知道你是个实在的孩子。”

大娘用赞许的目光仔细看紫宇,笑呵呵地走了。

这时,紫宇见海帆突然加快步伐走了,把她撩下了几丈远,紫宇望着他高大,健壮,坚实的背影,心里暗暗骂道:“懦夫,你说个‘是’,我会把你吃了?”

这是一片丰收的瓜田。硕大的西瓜躺满了瓜田。这是著名的硒砂瓜,含有天然的维生素,氨基酸和多种微量元素,它有各种美名,—“黑美人”,“金美人”,“香妃”,“银帝”……

看守瓜田的老汉是他父亲的远亲。

大伯热情地请海帆和紫宇品尝他种的硒砂瓜。

紫宇边吃,边问海帆:“你父亲来过这里吗?”

海帆:“来过。”

海帆:“父亲常会在瓜棚里坐很久,点燃插在地上的香棒,默默地喝着枸杞泡的白酒,那酒颜色红彤彤的,我也喝过,味道很辣,也很甜。这里附近煤炭资源很丰富,有父亲的分支公司在此经营。”

紫宇仔细观察了瓜田和旁边的两间很大的用土块叠砌的房子,心里想着:“王永健的走私物品是否会转移到这片瓜田里?他焚香祭奠谁呢?”

从瓜地回来后,到了他们休息的一家民间客栈。

海帆在房间喝了几口水后,就背起了黄色的挎包,到隔壁房间,敲敲了门。

紫宇开了门。

海帆没有进去,他问她:“我去看看我小学时的语文老师,你去吗?”

紫宇:“去。”

他俩进了赵老师的院子,院子宽大、干净。

海帆:“赵老师,你在家吗?”

赵老师及他的妻子一起出来,见了海帆,俩位老人十分高兴。

赵老师让他们进房间坐。

海帆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赵老师,听说你身体不好,请收下我的一份心意。”

赵老师:“谢谢!”

赵老师:“信隆又到外面采风拍照去了。”

海帆把一个照相机送给赵老师:“信隆托我在国外买个功能好些的照相机,这是我去巴黎时买的。”

赵老师:“信隆就是爱摄影,这里有他新拍摄的两本影集。”

在海帆和赵老师夫妻聊天的时候,紫宇饶有兴趣地翻开赵信隆的相册。这是他在腾格里沙漠拍摄的沙漠风光照,沙漠的壮阔的美,“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的景色,展现得十分鲜明,光线、角度、构图都十分有特色。

紫宇在第二本相册的前几页,看到了乌金煤矿开业的剪彩场面。有两张照片下方,都注有乌金煤矿董事长王永健的说明文字。照片中的王永健身材高大,魁梧,目光烔烔,长得很英俊。海帆很像他父亲。

就是这张意外见到的照片,为以后大案案情的重大转折,提供了契机和线索。

海帆陪紫宇来到一家回民歺馆。

清真美食独具特色:回族的手抓羊肉,清蒸羊羔肉,油香馓子,羊杂碎,八宝茶,后来厨师又端上了飘着香气的美味的黄河鲤鱼。

海帆的盛情接待,显然是以故乡人的身份,慰劳远途而来第一次到朔方的南国客人。

紫宇:“海帆,你真好。”

紫宇知道,他需要经历一场暴风雪般瑰丽壮阔的救赎,才能完成心灵的升华。


三十一

朴实柔和的色调,淡雅晶莹的光线,幽幽沁人的香味,清静禅意空间,使茶桌边的人浮躁的心慢慢宁静。

这条明崇祯年间建造的荷香街,因为毗邻观音道场,店铺众多,茶馆也有十余家。这些茶馆,是香客心驰神往的心灵净化的好去处。《广静斋》茶馆的生意也一直很好。

王永健和王国达在品味佛茶。

王国达:“海帆和那个女警官走得那么近,他会在无意中透露我们的信息,经理你是否有什么妥然办法?”

王永健:“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虎毒不食子’,也不能伤及他喜欢的女孩;放任他们发展,海帆会成他们破案的突破口。因此,这次过来,就是想个周全的办法。”

王国达:“让海帆去香港经营珠宝公司,远洋公司由我来兼任。我卸掉船舶修造厂工作,让副总来顶替,我专心做现在海帆经营这块。”

王永健呷着茶,思考着,没有回答。

王永健很爱海帆,这是他的根,去经营珠宝显然和海帆所学专业不符,他是一个事业心极为强烈的青年,是不愿改行做珠宝生意的。

海帆在选择大学志愿时说过,海洋对人类的生存与发展非常重要,海洋是地球上所有生物的生命保障系统,无论是海运,海洋捕捞,海洋科研和开发,都有很大的意义。在海边生活过的海帆,有很强的海洋意识。这点王永健是了解的。

王永健:“海帆已成功打造了一支金枪鱼捕捞和海上运输队伍,把很多围网金枪鱼从各作业海域,源源不断运回公司,产生事半功倍的作用,为公司积累了巨大的利润。这是一个肯动脑子,敢于冒险的好青年,是天生的优秀企业家的苗子。”

王国达:“您送他到国外学习,开阔了他的视野,把国外渔业公司运营操作的先进模式,成功结合到本地本公司的实际。他是个聪明人。”

王国达:“我们想个巧妙的办法,除掉女警,又不会让海帆知道是我们干的。”

王永健还是不发声,他心里显然不愿这样干,夺儿子所爱,做父亲的很难下手。

王永健知道,面对自己庞大的企业群,王国达目前经营的船舶修造厂,只能算是一棵千年大槐树上的一根枝条,久居他人之下,且不得更大发展,年龄渐老,肯定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他会在海帆羽毛未丰的关键时刻进行明争暗夺,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永健:“你可以担任海帆公司的副总,副董事长,让海帆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辅佐好海帆的公司。”

王国达:“谢谢经理!”

绿茶在甑甗的蒸气氤氲中,沟通了这对堂兄弟之间的亲情。咖喱土豆薄饼,椰丝球,翡翠竹笋包,话梅红参……两位服务员送上来的一道道素食,做工都十分精细。

桌上的龙泉窑青釉瓷炉,散发着薄薄的麝香味,使人清心悦神,暢怀舒啸。

王永健:“下面谈一谈建立潜水训练基地的建设问题。训练基地挂在海帆名下,具体由你负责。”

王国达:“我理解经理的意思,培训潜水员一则为了打捞上次爆炸船上的黄金,二则是五魁岛附近的这条海路,历史上有许多沉船,有大量的黄金和珍贵宝藏落到海底。”

王永健:“是的,爆炸船上沉入海里的黄金,始终是我的心病。”

王永健:“这次我向上层打了招呼,他们马上释放了你,各方面你都要小心。”

王国达点点头:“他们也找不到可靠证据。我知道经理上面有人,下面基层小虾米是难以撼动我们的。”

他们离开的时候,服务员给他俩每人送上了一盒龙井和一盒观音饼。

《广静斋》茶馆的董事长是海帆。

 

三十二

东莲岛是有奇特性的小岛。

海水从两个巨大的礁丛中涌入,鮸鱼,力鱼,墨鱼等,往往在产卵期大批蜂拥而入,产完卵后,想返回原来迴游的海区,又因巨大的漩流和出口处太小,而滞留下来。在墨鱼旺发的季节,小爷爷就会带着海帆,驾着机动小船,用撩网就可以把重重叠叠漂浮在海面的墨鱼捞上渔船,不到一小时,就可以满载而归。

“靠海吃海”,这个孤悬东海的小岛,让岛上居住者过着平静富裕的生活。祖先一代的创业传奇,成为岛上有强大生命力的图腾。

海帆和父亲在他少年时代居住过的石屋里聊天,后来又到屋外的院子里,那里有一把巨大的深蓝色的太阳伞,海帆为他泡了一杯红茶。

这是纯真大红袍,亦名“奇丹”,全部来自福建九龙窠大红袍无性扞插繁殖的后代,香气馥郁似桂花,七八泡后转后棕叶香。在《广静斋》,这“奇丹”也是上品茶。

王永健:“对你的女朋友,因为她身份的特殊,有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她。”

海帆点点头。

王永健:“我让你伯父来协助你,你要多听听他的意见。”

海帆:“好的。公司前段时间聘任过一位副总,叫孙科平,有丰富的捕捞、冷冻水产品经验,我会协调他与伯父的关系。”

王永健略有吃惊:“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你了解他吗?”

海帆:“半年多了,他工作很负责,工作思路开阔明晰,帮我很多忙。建立金枪鱼海上运输船队,就是他的建议,我采纳实施后,公司很快产生了效益。”

王永健:“我会让你伯父再深入了解他。”

海帆困惑地望着父亲,心想,“这么优秀的公司领导,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父亲和海帆谈话后,就到码头,那边有一艘快艇,两个他的助理在静候,他上艇后,快艇就往渔港方向疾驶而去。

父亲在小爷爷那里遭到了冷遇。

父亲要小爷爷收留陈船董,让他来东莲岛养伤,被小爷爷婉拒。他了解陈船董为人。

小爷爷是个正直的渔民,海帆从小视他为榜样。

一次海啸后,海底被狂风巨浪搅动,有许多沉淀物被海浪推到东莲岛沙滩,有用油布严密包裹的人参,鹿茸,还有金子,银锭,钻石矿,水晶石……他认为海底的宝藏,金子银元,高档药材,都是国家的财物。他装了一船,送到镇政府上交。

他常说,“知足常乐”,“富足要靠自己的劳动去创造”,“不义之财会招来不测之祸”。这些朴素深刻的处世观念,深深印在海帆幼小的心灵。

傍晚,面对即将坠入大海的夕阳,坐在礁石头的海帆,他的脸被映得红彤彤。

父亲在他小石屋的阳台喝大红袍的时候,谈起了在五魁岛旁边的盘龙岛建立潜水培训基地的事,并已报有有关部门审批通过。海帆马上感觉到这与上次运输船爆炸下沉有关,船上可能有黄金和琥珀等珍贵物品。

海帆知道,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统计,全世界海洋中大约有300万艘未被发现的古沉船,这些沉船通常在著名的海上水道或沿岸经济繁荣的海域。仅在中国海域就发现了200多处古代沉船。像他亲眼所见的运输船沉没一样,每一条沉船都有悲壮的故事,面对一艘沉船,风和浪是真实的,那些垂死挣扎和巨大恐惧是真实的,而海帆心底,也有一艘永不消失的沉船,及船上十三个永不瞑目的冤魂。

他们常常在海帆的恶梦中出现,常常折磨这颗年青善良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