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朱仁民撰写《侧影》后记:豪迈的心路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20-12-21 15:06 来源: 访问:


朱仁民撰写《侧影》后记:豪迈的心路

    我没读过什么书,总徘徊在时代专业大门外,很少融入这红尘世界的熙熙攘攘语境之中,孤寂地走着走着。如是,路走得长了、多了、难了、艰了、险了、苦了、乐了,所有的困惑、彷徨、释怀如同一粒粒种子,勃勃于心、耿耿于怀,苦甜自赏,于是总冀希着那么一天,一道神光中天而落,若醍醐、若顿悟、直指心性,见十方世界莲花共开,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同读共解、诠释我们这一代、这行业美好精湛的图像和豪迈的心路历程。
    有那日的偶遇,我放下手中的笔管,猛回首,一道侧影,闪闪烁烁、隐隐现现正打在那灯火阑珊处,激奋满怀引人聊发少年之狂。见这嘈嘈戚戚、生生猛猛中华这一段侧影,直射那华贵的大唐、璀璨的大宋、朴茂的大元、精湛的大清,炎也罢黄也罢,中华从来步履满珊、高高低低的举着世间艺术之大纛,顺着S型的太极LOGO,走在世界的最前头。即便是群雄瓜割、满目疮痍的民国也竟百花抖擞,如同我们的春秋,掀动起中华二次文化哲学之大潮。浪淘尽一时多少英雄豪杰,熠熠生辉、彪炳千古。
    中华有幸,当国船大舵一扳,左冲右突,驶向海阔天空之际,东方与西方、历史与现代、传统与时尚合着资本积累阵痛的浪涛,卷天滚地奔腾堆雪,谁不在这一伟大而激荡的浪潮中迷茫跌宕,东西不分,建筑无根。我不知这时代何来的这群撼动了描绘自然、人文大门的青年。看五千年之中华、寻欧美复兴之文艺,在秦汉雄风中旋转,在唐宋璀璨中留恋,更在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后现代等所有的中外艺术风尚中流连荡漾。弹个指,就这二十年,风风雨雨、起起伏伏,将这里的建筑室内面貌彻底颠覆,这是一群何等激情燃烧的勃发青年。他们用自己的人生投入这艰苦卓绝的艺术复兴之大潮:坚定、从容、张狂、痴迷。背负着岁月、时代的责任,在这一行业中驰骋纵横、横刀立马创设这段红尘时期的文化艺术精神图像。
      《侧影》集结了这一行业中一十六位英雄豪杰的妙语禅境、心路历程、灵魂图像。他们从无到有,深入浅出,奔出学院,连接山寨,既恪守墨绳又不循规矩,时代的轨迹在他们的笔下扭扭曲曲、弯弯绕绕,坚定不移的亦步亦趋通向现代构建的辉煌。他们有传统、有时尚、有方圆、有笔墨,就这二十余年集成了当今这一区域行业文化的崭新语言。
    《侧影》之中选题立言、表达陈述,尽倾创业之道艰涩、放狂,那是激流勇进的众体回望——陈林华的《诚与信,赢天下》,陆柏莲的《盛放柏莲,美丽前行》、周鹏程的《捡石头的孩子,捡宝石的男人》诸如此类,语不惊人誓不休,打拼天下无敌手的孤高心境和征途历程。
    《侧影》又有实业者对自身冥冥中感悟的解读,正如尉建在《吾心之吾“禅”》中一悟直臻如来地,将传统之道娓娓托出;丁英细述其率领麾下为三维《南宋风情图》创作的潜台佚事;刘林海在《创业那些年,说过这些话》中关于团队建立的肺腑之言;金杭杭对建筑设计企业的两种常见模式深入浅出…
《侧影》又多有成功者的天高云淡、风花雪柳,恰如黄飞伟《西湖闲情记》读人生漫漫劳作细细感悟的玑珠短句;张炳伟在《茶语人生》看人、看心、看禅的思索,更有劳作之余痴迷自然、探索人生的专注,如俞佳迪的《达·芬奇密码之旅》,周建中名满业界的横涂竖抹、淋漓水墨……
    《侧影》故事不一,心境相同,一路过来都是人生靓丽之风景;一十六位“不二”青年,顺着历史和时代的坐标,找到了自身的落定,后看百年,前看百年,没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度却有着浓重的时代英豪的轨迹和记录,不难想象当我们的子孙在这一轨迹和记录中寻觅时,定能找到他们先辈在这个时代的豪迈和心路。

                                                                                              朱仁民  教授
                                                                                2013年9月于浙江大学朱仁民艺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