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海 鹦 作者:孙静波 长篇传奇小说连载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20-12-10 14:36 来源: 访问:


孙静波,浙江宁波人,著名作家、编剧、艺术家。普陀中学高中67届校友。1982年起从事影视创作、评论和教学工作,影视剧本和影视评论多次在全国、省、市评奖中获奖。出版的电影剧本选集有《激荡的海岸》等,长篇电视剧剧本选集《青鸟的奇特故事》。《心桥》获舟山市人民政府优秀文化成果奖,诗作《沈家门渔港》在中国梦“渔港抒怀”诗歌征文(全国)大赛中荣获三等奖。


长篇传奇小说连载

 

 

黑沉沉的海面,两只飞舞的海鸥鸣咽凄厉。

一排排吐着白沫的海浪,拍打着礁岩和沙滩。

一个影影绰绰的女人身影走过沙滩。借着微弱的月光,能看到女子委屈的脸上挂着泪水。

茫茫戈壁,丛丛沙枣树。葱翠的芦苇,团团簇簇生长在沙湖的绿洲上。湖水轻轻拍打着堤岸。

两只类似海鹦的体形硕大的鸟儿飞掠湖面。鸟儿的鸣叫清脆、激越,她们矫健地在开阔的湿地上空盘旋、翱翔。

夜色朦胧中,唐渠水在静静地流淌。

唐渠边,有一排下乡知青住宿的土坯房,东西走向。土坯房是丁字形的。一横排三间是寝室,每间住四人,竪形的三间是餐厅、厨房和贮藏室。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崇光从梦中惊醒。

他急忙起来开了门。进来的是两个人,一老一少,老人是知识分子模样,戴着眼镜;女的长得很清秀,很年青。

老人对崇光说:“我是朔方医学院老师,因不受造反派指使去用药害人,被造反派追杀。”她指指那位年青姑娘,“她是我女儿,黄河艺术学院学生。”

崇光一听,马上把老人和他的女儿分住回家知青的房间。靠近厨房的一间,当时住着四个女知青。

他又把夏老师带的一只瓷缸,放在房前几十米远的岔道上。

半小时后,一路过来的造反派,他们看见前面有一只瓷缸,捡起后,看到上面的“朔方医学院”的字样,就转向左面小道,急速追去。

第二天,天还黑沉沉。教授及他女儿来向他告别。

夏雨看到知青桌子上有很多书,包括文学、物理、俄语、英语等书籍,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夏教授给崇光留下家址。

崇光走出门,要送父女俩,被夏教授阻止。崇光目送他们消失在夜幕中。他知道老人阻止送行,是为了避免他俩事牵连到自己,同时也是为了行踪诡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行踪,这关系生死。

第二年的夏天。

太阳从雾气中冲出来,把它的万道金光洒落在塞上原野。雾气中细小的水分子,被光折射得闪闪烁烁,互相友好地缠绕着,碰撞着,像活泼好动的孩子,在嬉戏玩耍。公鸡的啼声,响彻了唐渠边的小树林。

崇光推开厨房门,提起屋内的铅皮桶,准备到唐渠边去提水。昨天提的另一桶桶中的水,已所剩无几了。

这时,他听到库房里传来的婴儿的啼哭声。

他进去后,发现存米的木柜子上有一个蓝布包着的婴儿。

他小心地抱起婴儿,来到自己的房间,放置坑上。

他慢慢地揭开布包,见是一个女婴,皮肤粉红色,眉清目秀,见了崇光,马上停止了啼哭,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崇光用手托起她脖子上用一条红丝绳穿着的晶莹剔透的海鹦玉石。

婴儿穿的红襁褓里有一封信。他看了后,非常激动。他不假思索,用蓝布包好婴儿,抱着她向顾金花家走去。

正在哺乳自己儿子的顾金花,听见院子里崇光的叫唤声,把孩子放在坑上,走出房间。

顾金花看着崇光递给她的信,马上把女婴抱进房内,解开外衣哺乳她。顾金花看到婴儿脖子上似曾相识的海鹦玉石,轻轻地抚摸着,意味深长地笑了。

在顾金花的身边,躺着一个胖嘟嘟的男孩。

顾金花婆婆过来,招呼崇光,让崇光在家里吃早饭。

崇光:“我脸还没洗呐。”

他完,他跑回宿舍,进行洗嗽。

大娘送来了馍馍和热腾腾的粗粮粥。

崇光:“谢谢大娘!”说完就吃起来。

崇光扛着铁锹去出工,青年男女跟他开玩笑,说他当爸爸了,那孩子的娘是谁呀?看孩子长得这么漂亮,那孩子的娘一定是个大美女啦……

崇光脾气好,胸襟大,性格内向坚毅,听着他们善意的调侃,只是笑了笑。

一天崇光干完农活返回宿舍,见房中被翻得十分凌乱,一只木箱也被撬开了锁。他正疑惑不解,三、四个青壮年就冲进来,手执钢鞭,气势汹汹地问他,“你反动老子是不是有一卷图纸被你带来?”崇光十分茫然,回答说不知道。这几个人轮流用钢鞭抽他,他冲出房间,他们又追到外面,用钢鞭连续不断地抽打崇光。后来被下工路过的生产队长和社员劝阻。

有个中年人在不远处观望着。

夏雨闻声后,急忙从县城买来消炎药、纱布、消毒棉,托顾金花帮崇光治疗。

在养伤的日子里,崇光回想起父亲在他去西北插队时的叮嘱:“孩子,北方矿产勘察及开采设计图是爸爸毕生的心血,对国家有用,一定要保护好……”崇光十分疑惑:难道父亲在动乱中,把他长期勘察设计的图纸藏在我的那个大木箱里?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悄悄敲打那只木箱,果然听到了木箱内有夹层的声音。他决定在合适的时间,把夹层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图纸?

新来的知青春兰向崇光提及,希望由她带回崇光父亲设计的北方矿产勘察设计图。崇光认为时局未稳,现在开箱寻“宝”为时过早。他秘密地将木板箱移到另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队长来看望受伤的崇光。希望他能担任生产队会计。原来的会计,年龄大,只有初小文化,记不清帐。崇光答应了。

队长带他去看青铜峡搞副业的社员,同时,核实社员们的劳动收入,准备入帐。

“南有都江堰,北有青铜峡。”崇光登上大坝,从大坝俯瞰坝下,茫茫黄水,淼淼波纹,涨涨落落,气象万千,他凝视良久,看到黄河水一部分顺流而下,一部分沿闸拐进渠道。汩汩的,一直流到视野的远端,宛如沁入大地滋润的肌肤。汹涌澎湃的黄河波涛,激起了崇光的青春激情。黄河以“万折必东”的意志给金崇光以蓬勃向上的力量。

养伤期间,有音乐和文学天赋的崇光创作了反映“花儿”演员命运的歌剧《迎春的花儿》。该剧在挖渠会战工地演出,赢得了观众的赞扬。能歌善舞的女主角碧莲,暗暗爱上了崇光,并经常去崇光的住处,以讨论剧本为由,接近崇光,并转达了省歌舞团领导的指示,剧本修改通过后,由省歌舞团演出。

顾金花是民间花儿高手,她经常教聪明伶俐的海鹦唱花儿,唱民歌,海鹦唱得很优美,很悦耳。夏雨来探望她,隔着芦苇丛,听着女儿非凡的歌声,深为有这样的女儿而欣慰。

她当初有怀孕后做掉小孩的念头,但夏雨认为:“这孩子身上有我的基因,因此,她也是我的孩子,我的生命,我决不会做掉自己的孩子。”她流下眼泪,回想起不堪回忆的一幕,心情复杂地走了。

 

 

生产队长找崇光,希望他协助顾金花的丈夫朱明海去鱼湖当巡护员,保护湖中鱼、鸟免遭盗猎者侵害,朱明海一人顾不过来。并说,会计工作由纪春兰接任。

崇光欣然同意。

崇光第一次见到美丽、静穆、广阔的鱼湖,心绪激动。

湖中块块绿洲上的芦苇,郁郁葱葱,随风摇曳,芦花轻飏,他禁不住触景生情,吟诵起来: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

朱明海在房前的用木栅栏围起来的院子里,养了些鸡、鸭、鹅,还有两只小白兔。

顾金花带了海鹦、胖胖来看望他们。

傍晚,海鹦和胖胖光着小脚丫在柔软金黄的泥沙上玩,在湖边浅水潭里捉些小鱼,放到水桶里观看……

“砰”,一声枪响,一只白鹭翅膀受伤,惊叫着跌落到时湖上芦苇丛里。

在附近的芦苇丛里,两位老人惊恐地张望着,并把身子紧贴泥土低下头。他们前面堆着许多枯枝野草。不远处,两个青年男子急冲冲路过,一人拿枪,一人拿刀,边走边往四周观看搜索目标。朱明海、金崇光划船到了绿洲边,在苇丛里找到了受伤的白鹭,把它带上船,准备带回家去治疗。

湖畔,停着一辆进口的价格昂贵的斯特劳斯汽车。几个拿枪和刀的人,手提着两只白天鹅,三条大鲤鱼过来。

甲:“王总,没见人影……”

王经理转头看看后排的一个中年男人:“你的消息可靠吗?”

中年男子旁边的一位长相与王经理的男子对王经理说:“经理,这两老头很狡猾,用诈死躲过造反派的追捕,他们手里有藏宝的矿山图纸,价值连城,不能轻易放过他们……”

这时,鱼湖上空又飞来一群白天鹅,拿枪的人又向天鹅开枪。一只白天鹅应声落下。

崇光、明海急忙赶过来,阻止他们。一个拿刀的青年上前,蛮横地说:“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打猎捕鱼?”

崇光:“白天鹅是国家保护鸟类,不能捕猎!”

那青年男子推了崇光一把,举起明晃晃的刀:“你问问它同不同意?”

这时,王经理看到背着药箱的夏雨急匆匆走过来,就阻止了行凶的部下。

王经理:“算了,回去吧……”

两个打手把猎物放入后备厢,上了车,小轿车急速驰离,沙土飞扬……

胖胖和海鹦把小鱼送归湖水中。

两个小孩看见两位衣衫破烂的老人饿昏在附近的苇丛里。

他们走过去看老人。一位老人看见海鹦脖子上的玉石,眼前浮现兴奋慈爱的光:“海鹦,给老爷爷拿点吃的,我俩两天没有吃饭了……”

海鹦急忙跑回去,在厨房里找了一个小篮子,从锅里取了四个热气腾腾的白馒头,急忙送给老人吃。

胖胖:“老爷爷,等会儿我们再给你们送吃的……”

老人甲:“谢谢,好孩子……”

他们要回去时,一位老人叫住了:“海鹦!”他从背包里取出两块贺兰石,石上刻有太阳神。

老人甲:“谢谢,好孩子,太阳神会保护你们一生平安……”

俩人拿着空篮子回去。

顾金花问他们给谁送馒头了,她刚蒸好的馒头少了四个。

海鹦:“乳娘,我们给两个饿昏了的老爷爷送馒头去了。”

顾金花打了胖胖,胖胖哭了。

顾金花:“还哭,为什么不告诉妈妈?”

海鹦:“乳娘,你教育我们,好孩子做好事不会告诉别人的。”

乳娘:“海鹦,乳娘不在乎几个馒头,娘是担心你们的安全啊,你们还这么小,要是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我怎么向你亲娘交代?”

海鹦:“亲娘?乳娘,我的亲娘在哪里?”

   顾金花见自己说漏了嘴,慌忙掩饰,“乳娘就是你的亲娘,你和胖胖都是我的好孩子……”

这时,崇光进来。

崇光:“胖胖,海鹦,快来看,医生阿姨给白天鹅在治疗,给它打针、上药……”

大家都围着夏雨给白天鹅翅膀涂药水,贴伤膏。

大家邀请夏雨吃晚饭。夏雨深情地注视了海鹦一眼,就告辞了:“旁边生产队一位大娘发烧还未退,我要赶过去看看。”

吃饭的时候,顾金花把胖胖、海鹦送馒头给两位饿昏了的老头事告诉了明海、崇光。

崇光马上表扬了他们。胖胖和海鹦开心地笑了。

胖胖:“两位老爷爷临走还送我们两块贺兰石。”说完,胖胖拿出一块贺兰石,随后海鹦也拿出了一块。

胖胖:“真奇怪,一位老爷爷还知道海鹦的名字。”

崇光一边看着刻有精美太阳神画像的贺兰石,一边回想着……

(回忆画面)在父亲的书房。父亲雕刻着贺兰石上的太阳神,并对立在旁边观看的崇光说:“贺兰石比青田石、寿山石都硬,还脆,刻细的图像要十分小心……”

(现实)崇光问清了两位老人所在位置,把锅里剩余的馒头都放在竹篮里,直奔湖畔而去。

大家都十分诧异。

崇光到达孩子们所说的位置时,两老人已不知去向。

崇光望着茫茫湖面和四周起伏的沙丘,惆怅失落。

一轮明月爬上了沙坡,鱼湖一片银光闪烁……

 

 

夜晚,纪春兰来到崇光住处。

纪春兰再次向崇光要北方矿产勘测设计图,并告诉崇光,他父亲已被迫害致死。崇光感到震惊和悲痛。

崇光和海鹦折白纸船祭祀父亲。

远处沙枣树后,一位老人深情地注视着崇光和海鹦。

祭奠亡灵的纸船在唐渠水面缓缓飘动。小船渐渐远去,崇光泪水婆娑,慈父的身影越来越高大起来。

(回忆)父亲与他在百步沙的“师石”旁。父亲指着巨石对崇光说:“形奇怪,俗气绝,耐风雨,质坚洁。能当怒潮,能磨顽铁。我希望你像巨石一样坚强。你的一生会有很多挫折和打击,一定要百折不挠,愈挫愈奋。”

(现实)海鹦问崇光:“爷爷去哪里了?”崇光:“他去寻找他的宝贝了……”

海鹦:“爸爸,爷爷的宝贝在哪里呀?”

崇光指了指西边的连绵不绝的群山:“爷爷的宝贝在兰山上。”

海鹦:“爸爸,我大了,一定帮爸爸一起找爷爷的宝贝。”

崇光:“好的,爸爸想现在就去帮他找。”

夏雨在渠边的柳树林里,看着祭奠场面,听到他们父女的对话,内心感慨万千。

矿区来人到知青下乡的大队招工。知青陆陆续续到大队部报名,招工的马师傅伶牙利齿,讲矿山的特点,并说矿上福利待遇很好,除工资高外,每月每人有两斤猪肉,两斤白糖,三斤鸡蛋。他讲到每年一次探亲假,车船费单位报销。知青们听了很开心,尤其是最后一条,回家能报销,对大家诱惑最大。已经三年多未回家了,心里想着呐。

崇光闻声后,也很快报了名。坚决要求去矿上工作。在到县城体检时,碧莲找到了崇光,劝他不要去,矿上伤亡事故多,有风险。崇光不从。

夏雨找到乳母顾金花,俩人在柳树林商议。夏雨想请顾金花劝说崇光,不要去矿山工作。顾金花是夏雨父亲夏教授的病人,是他治好了顾金花的不孕症,怀上了儿子。夏雨在邻近的公社下乡,是个“赤脚医生”,也常来这里治病救人。

顾金花带海鹦来到崇光处。以父女感情劝说崇光,说孩子还小离不开父亲。

崇光笑着对她俩说:“海鹦知道爷爷在贺兰山找宝贝,等我帮爷爷找到了宝贝,一起来看海鹦,海鹦,你说好吗?”

海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到矿后,矿长在新工人培训班上致词:“年青的矿工们,我们矿区所产的无烟煤特点是五高三低:高发热量、高比电阻、高强度、高化学性、高精煤回收率,低灰、低硫、低磷,在国际上享受盛誉。目前我矿产的优质煤已经远销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比利时等十多个国家……”

青年矿工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矿长激情昂扬地背诵起一位矿山诗人的诗句:

“万世沉埋意不伤,

浑身墨染亦生光。

入炉顿使星辰灿,

腾焰难教雪暴狂。

骨碎全然无懊悔,

灰飞总觉有幽香。

鸟金实比黄金美,

名出蓝山四海扬。”

崇光默默地回味着“骨碎全然无懊悔,灰飞总觉有幽香”的隽永含意。

会后,崇光和众青年登上了矿区山顶,天上的火红太阳燃烧着自己的光和热。崇光望着高大雄伟的延绵山脉,内心想着:“爸爸勘测到的新矿区在哪里呢?”

一天,崇光下班回来。一知青矿工到他宿舍,给崇光送上了喜糖,告知他,他的新娘也来了,明天回家结婚。

众知青祝福他们。在新郎的宿舍,向他俩贺喜。新郎、新娘穿着整齐的新衣服,给大家分花生、喜糖、糕点……

这时,采煤队长来了,说月底了,这个月的采煤指标还未完成,希望大家加个夜班,突击一下。

大家欣然同意,纷纷向矿区工房走去。新郎告别了新娘,他也参加了加班采煤的突击队伍。

采煤工作面,采煤机在快速运转,乌金翻滚,大家奋力工作着。

崇光和知青们工作出色,而且肯动脑子,方法好。许多老矿工赞扬他们。其中一个老矿工对崇光特别关注。

这时运输巷道的顶棚突然塌方,落下的巨石正好压在新郎的身上,头都砸扁了。采煤工作面一片漆黑。

墓地。白色的杏花在爽朗地开了一山坡,似素装银裹。

众知青默默地栽上两棵松树,向自己的战友默哀。大家洒酒祭念他。

新娘穿上了白色的丧服。

老矿工和一位背朝镜头的神秘老人,在远处的松树林里关注着这个葬礼的画面。

碧莲找到崇光。说崇光写的剧本经修改后要上演,海鹦担任重要角色。崇光因为工作忙,没有去看演出。

演出十分成功。夏雨及父母观看了演出。

某煤碳公司王经理也看了演出,他看到坐在附近的夏雨,高兴地迎接卸妆了的海鹦,若有所思。

碧莲又来找崇光,说文工团长要调崇光去当编剧。崇光婉拒。他要继承父亲遗愿,找到新的矿区。

碧莲为他感到可惜。碧莲说:“你写的剧本人物个性那么鲜明,结构那么严谨完整,唱词那么美,不去当编剧,实在太可惜了。”

崇光笑着说,“我相信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生活不会辜负有心人的。”

崇光回到生产队看海鹦。海鹦问:“爷爷的宝贝找到了吗?”崇光笑着对她说:“快了……”

矿上让崇光去甘肃参加一次采煤新机械学习会议。崇光带上了海鹦一起去。

会议结束后,崇光带海鹦参观了敦煌莫高窟。

海鹦看到翩翩起舞的反弹琵琶的飞天壁画,激发了的美丽梦幻……

海鹦6岁了,崇光想把她送到凤城读书。让海鹦住在夏雨家里。

他按夏雨给他的地址找到了夏雨。夏雨父母还在“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

夏雨同意了。找了父母亲,父亲同意。母亲认为对夏雨不好,怕人议论。后经父亲工作,母亲同意,要求海鹦上初中去校寄宿。有人在背后议论孩子,说孩子的嘴唇、脸庞、眼睛极像夏雨。

她母亲也问丈夫,孩子像不像自己的女儿?但母亲认为小孩子不像知青,不太可能是她女儿和知青性爱的结晶。知青也常去教授家看女儿,并送上孩子的生活费,但遭教授婉拒。教授风趣地说:“我认孩子为外孙女儿了,到时候孩子不跟你,你可不要后悔呀……”

崇光为了多挣钱,常在星期天和假期到火车站卸货、做苦力。

 

 

一次,矿业公司王经理看了海鹦演出,认为海鹦有才华,夺回这样的女儿可以发大财。

王经理在唐渠边买了一幢别墅,正在装修。

这时正是海鹦放暑假的时候。

海鹦与几位同学在唐渠学游泳,不慎被湍急的流水冲走,生命垂危。恰巧被旁边装修房屋的王经理看见,他不假思索就跃入水中把海鹦救起。

海鹦被送到医院。海鹦因被水所呛,肺部严重受损,医院提出了20万高额治疗费。王经理以“父亲”名义,付好了这笔巨款。而这些,夏雨一点也不知道。她还托媒体、警察、同学寻找这位好心人。

海鹦非常感激这位好心人,托见过他的医生、护士找到他,让他见见这位救命恩人。当海鹦的肺部疾病基本康复的时候,爱唱歌的她,走到安静的医院小花园中悄悄练唱,感到自己声带、肺部情况,又可以登台演唱,暗暗高兴。

这时,年青漂亮的碧莲来到她身边,她是本市有名的“花儿”歌唱家,是市歌舞团的艺术指导。她把海鹦刚才唱的那首歌曲重唱了一遍,并指出了海鹦刚才演唱时的几个毛病,使海鹦十分钦佩。她正受王经理委托,利用自己的特殊条件,协助王经理打赢夺女战争。

海鹦多次向碧莲询问资助她的好心人,碧莲总是含笑不答。出院前,碧莲对海鹦说,你要见的救命恩人今天就可以看见了。她陪海鹦到一家星级宾馆,在其中一个豪华餐厅中,海鹦见到一位中年男子。海鹦见到他,有点眼熟。碧莲笑着说,你们俩相像。海鹦感激称中年人为“叔叔”。宴席上,碧莲说,《迎春的花儿》,经过专家评审决定上演。该剧反映三代“花儿”演员的命运和经历,第三代的角色准备让海鹦来演,请王经理投资100万,经理爽快地同意了。海鹦十分高兴。

海鹦出院后,在家休养,并开始读剧本,十分刻苦勤奋。她把自己准备出演剧中的事告诉了夏雨,夏雨和全家为海鹦高兴。

后来,剧本上演成功,并在全国戏曲汇演中获奖。海鹦一举成名,媒体频频前来采访。歌舞团想把海鹦接纳到团里当专职演员。

夏雨到矿上看望崇光,告诉了歌舞团的想法。崇光没有同意,认为读书更重要,学好了文化知识,可以更能够成为一个优秀、成熟的演员。这时,歌舞团领导和碧莲也来到了矿上,给崇光奖状和稿酬的同时,又提出了让崇光去当专职编剧,并说文化部门的领导十分欣赏他的才华,崇光婉拒了他们的好意。

碧莲看到了夏雨,心里不是滋味,感到她是阻碍自己追求崇光的“情敌”,心里暗生怨恨。

崇光把自己的稿酬和工资交给夏雨,作为海鹦的生活费。夏雨没有接受。她叮嘱崇光要爱惜身体,工作紧张时还要注意身体。并给他营养品。她送上了海鹦领奖的照片,这让崇光十分欣慰。他托夏雨带给海鹦几本书,让她阅读。

崇光在车站送别夏雨。他回来后,在宿舍的桌子上,放上了海鹦的照片,感觉房子里顿时增添了光彩和生气。

 

 

一天,崇光和一个知青矿工去井口上班。

采煤一区区长叫住了他俩,分配他们去采煤四区拉木头,因掌子面的支架不够用,急需四区支援。

那天,下着大雪,路面有结冰。

车在上坡时,一只车轮上的防滑链条突然崩断,运输木头的大卡车顺坡下滑,不远处就是百丈深渊,危在旦夕。

崇光见情势紧急,急忙从车上跳下,用肩用力顶住往下滑的卡车,但力不从心,车子还在下滑。另一个知青矿工从驾驶室下来,也来帮忙,毕竟积冰路滑,仍挡不住下滑趋势……

在千钧一发之际,对面一辆吉普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拿着两个木垫飞快奔过来,分别在大卡车车轮下塞进木垫,这时大卡车离悬崖不到半米的距离。

崇光拖着已经受伤的左脚,一腐一拐过来,向危难帮助的王经理道谢。王经理是驾车去自己的小煤窑上班,路遇惊险一幕出手相助。

王经理见崇光左脚骨折,立刻拉他去凤城医院治疗。

崇光十分感激王经理的帮助。

夏雨带着水果和一些滋补品来看望崇光。

崇光:“夏雨,想不到你懂医道,治好了许多老乡的疾病。”

夏雨:“父母都是医生,我耳濡目染,学了些医学知识,每逢假期,我跟随他们下农村,去矿区,看他们给村民、矿工看病。父亲还教会我扎银针,给了一本《红医疗手册》,小小的,红塑料皮。我边学边用,知道紫药水、红药水怎么用,针头怎么消毒……”她提起袖子。崇光看到她在自己手臂练习扎银针留下的针痕。崇光用钦佩的目光注视着她。

停滞十一年的高考恢复了。

崇光为了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报考了北方矿业大学,并顺利录取。

一次全国大学文艺汇演,在凤城举行,崇光在舞台上见到了夏雨,知道她考上了朔方艺术学院研究生,十分高兴。

他在演奏完小提琴后,观看了她的舞蹈表演,知道自己已深深地爱上她了。

他约她到唐渠边交谈。在渠边,他打开自己的心扉,说他十分喜欢她。她内心有很深的伤痕,没有答应他。她追求的是纯洁的爱情。她认为不能把圣洁的爱情给他,就不能嫁给他。他感到痛楚。

回校后,他收到纪春兰的信,告诉他,她考上了南方的一所科技大学。并希望崇光快回南方去一趟,她父母告诉她,崇光母亲病危,将不久人世。

崇光带上了海鹦,乘火车去南方。

感情上受到打击的碧莲,常在唐渠边闷闷不乐,长吁短叹。对她的美貌垂涎已久的王经理来到她身边,邀请她到他别墅喝咖啡。

室内豪华装修让她惊羡不已,问他哪来这样多的钱。

王经理对她说,我开煤厂已十多年了。并说了一句顺口溜:“共工撞了兰山,小日本炸了黄金桥,咱倒了优质煤,咱这个煤谁倒谁红火,倒大煤就是亿万富翁,不想钱来还不行……”

他不断地给碧莲灌红酒,苦闷的她在苦苦守着心堤。

王经理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一座大宅凋敞,堂舍高危,柱根断裂,梁栋倾斜,椽榀差脱,墙壁脱落。屋内恶兽毒虫,相互残害,饮血啖肉,惨不忍睹……”

碧莲说,你给我描绘了一幅恐怖画面。王经理说,人生在世,谁不为已,有利可图,要不失时机……

碧莲被王经理灌醉了酒,失去了知觉。王经理把她抱进了卧室。

火车上,海鹦感到没有与姑姑及姑姑一家告别不好,批评崇光不礼貌。他赌气地说,姑姑实习去了,家里两老也到青岛疗养去了。

海鹦第一次看到长江,后又在黄浦江口看到波涛浩淼的大海,十分惊喜。用她自己的视角对长江、黄河两条大河作了比较。

一次碧莲在演出后,去王经理家。走近别墅时,发现王经理和一个健壮的男人在把一个个包装十分严密的木箱子往房子内扛。她发现那个男人与王经理长得很像。

过一会,扛完了箱子。陌生男子与王经理告别,开车走了。

碧莲进屋。王经理满脸春风,兴高采烈。他送碧莲一条挂着绿宝石的金项链,碧莲十分欣喜。

那晚王经理一杯接一杯喝酒,一会就酩酊大醉。

碧莲来到贮藏室门口,平时开着的门这时上锁紧闭,她感到纳闷。

 

 

市歌舞团艺委会上,委员之间在剧中A角人选上有分歧意见。青艺委会部分人支持潘青,因她父亲是文化部门领导,怕支持海鹦而受到报复。有部分人支持海鹦任A角。这时,碧莲因没有从海鹦身上得到“北方矿产勘测设计图”,再加上夏雨阻碍了她追求崇光的路,心存报复之眼,向潘青透露了海鹦的真实身世。

青年演员潘青,一次在排演中,借故骂海鹦为“野种”。

海鹦受辱后出走。

她泪别养育她的生产队,偷偷地看着乳母和曾与她一起生活、玩耍的小哥哥胖胖,没有与他们当面告别。她最终还是选择出走。

海鹦到了兰州,在黄河边走着,感觉肚子饿了,走进一家餐馆。用餐后,发现匆忙出走,所带的钱不够,接下去怎么办?

她静静地坐在柳树灌木丛中,看着熟悉的渠水汩汩流向远方。

海鹦听乳娘胎介绍过,一千多年过去了,潺潺的黄河水经唐渠由南向北哺育着这片塞上江南的沃野。它默默地流淌着,在历史与文明中前行,倾听了如雨的马啼,如雷的呐喊,欢快的 “花儿”的长调,水节拔节、湖鸟欢叫的声音……她在这里学会了歌唱,练就了舞姿,获得了父亲和乡亲们的深厚的感情和无微不至的关切……

想到此,她眼中的晶亮泪水终于止不住,而默默地流淌。心里幸福和痛苦五味杂陈,难以分清……

这时,她看了一张剧团招聘群众演员的布告。

她去试用,被录用了。剧团给她安排了住所。同室的群众演员问她从哪里来,她含糊其词地说:“北边……”

她们参演的剧目名叫《丝绸之舞》。

海鹦的敬业精神和出色舞技赢得了大伙的赞赏。

这时,剧团一位主演因重感冒引起急性肺炎住院治疗,领导十分着急,公演时间已经临近,谁来顶替她。

海鹦得知这个讯息,临急请命,要求由她顶上去。她对团领导说:“这个剧目我原先也参加过排演”。

面试后,全团领导认可海鹦的演唱水平。但也有人担心,海鹦作为群众演员可以,作为主演,不知她的来历,怕犯“用人不当”的错误。

自尊心很强的海鹦,听到这个信息,不辞而别。

团领导得知消息后,四处寻找。后在火车站附近的广场,看到为谋生而在杂耍艺人堆演唱的海鹦,决定冒风险用她,动员她回团。并给她送上了排演剧目应得的报酬。

海鹦顾全大局,不计个人荣辱,参加了演出,而且大获成功,剧目在公演后,受到好评。这时,生病的主演也康复了。

正当剧团准备进一步排练,去参加全国汇演之前,海鹦又不辞而走了。

这次,团里上上下下,访遍了兰州,不知她的去向。

海鹦坐货车来到了敦煌。在车上,司机认出了海鹦,说他在看省电视台播出时,看了她的演出,并给予了很好的评价。他还把许多新鲜的水果送给她,以表敬意。

海鹦在莫高窟重看了敦煌壁画,回想崇光带她看窟中壁画的情形,心绪起伏。

这时,崇光也来到了莫高窟,找到了海鹦。

崇光也是在看电视时找到了海鹦的线索。并已去过她参加排演的剧团打听。

在鸣沙山上的月牙泉边,海鹦痛苦地哭泣着,向崇光追问生她的父亲、母亲到底是谁?

崇光如实地告诉她:“我只是养父,你真正的父母连我也不知道。”

崇光鼓励海鹦要坚强。

他指着远处沙漠中的胡杨说,它是沙漠中抗寒、抗旱能力极强的乔木,有“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之誉。

崇光和海鹦骑着骆驼在沙坡上行走……

夜。在敦煌某旅店。有一个神秘的人影接近了海鹦住宿的房间,悄悄地把一张纸条塞入房间,就马上消失了。

第二天早晨,到崇光起床时,看见海鹦写给他的一封短信,感谢他的养育之恩。并希望崇光不要再寻找她。

崇光感到茫然和痛楚。

 

 

   青岛感到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

   寂静的海洋就是一幅巨大无垠的蓝缎子,船只驶过时溅起的浪花才使碧蓝的世界呈现白色晶莹的光泽。朝阳在薄薄的海雾中绽开了笑靥,双双飞舞的海鸥的羽翼在硕大温暖的旭日轮廓中镶上了金边,海面也涌动起闪闪烁烁的碎金似的光亮。海鹦感到海天世界在酣睡后慢慢清醒过来……

海鹦与蓝燕登上了七星岛。

海鹦在敦煌,收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舟山一家海边大排档在招排档歌手,你去能录用,你的条件很好。”纸条没有落款。

   她俩看见了一画家与他的妻子、儿子。画家妻子与蓝燕认识,俩人相互打了招呼。

   画家:“你们可以在附近玩了。”

   妻子:“好的。”

   画家妻子带着她们去海滩边玩。她儿子发现了一个礁洞,对他妈妈高喊:“妈妈,这儿有一个山洞!”

   她们过去一看,洞口不大,进去以后,豁然开朗。幽深而高大。蓝燕自告奋勇带头探路,后面跟着三个人。

   画家在礁石边专心画画。不远处海面,有一艘船进入了他的视野,他会心一笑,把船的轮廓绘了下来。

   突然,一团火光在海面燃起,那船剧烈的爆炸,附近的海面也被烈焰映红了。

   画家惊慌地放下画笔,拿起身边的摄像机,拍下了它着火的画面。他掏出手机,向110报案。

   他已无心画画。他开始寻找妻子、儿子和海鹦、蓝燕。

   突然,他发现远处的海礁上走来一个穿潜水服的人,手持枪,左右盼顾着。

   画家感到来者不善,急忙拿出手机向妻子发出了短信:“洞外有情况,不要出……”

   “砰,砰”,两声枪声,画家应声而倒。他挣扎着,把手机、摄像机装入尼龙袋,抛入海中……

   杀手慢慢靠近画家,还不断观察海面动静,突然发现远处海面有快艇向这片礁丛驶来……

   礁洞口,画家儿子想冲出来看情况,被他母亲和海鹦紧紧按住。

   蓝燕果断从洞口跃出,见杀手持枪还想向画家射击,就开枪击伤了杀手持枪的右手。杀手的枪掉在地上。

   他仓促地用左手拿起枪,跑到海边,扑向海面……

   公安快艇到达礁丛。官兵们把负重伤的画家送上快艇,急赴医院抢救。

   蓝燕和公安、边防战士勘察案发现场,发现了杀手留下的血迹。……

   蓝燕向领导汇报,附近礁丛边,有一个很大很隐蔽的航道。

   领导决定派人继续探查。

   医院。经抢救,画家病逝。刑侦队长(老刑侦,蓝燕养父)悲愤欲绝。

   老刑侦和他的老同事再次登岛。

   他们向海面撒鲜花,祭奠逝去的画家,老刑侦唯一的儿子。

   这时,海龟献上了一个尼龙袋,内有摄像机和手机。

   (闪回)老刑侦和老同事海钓时,钓起海龟。并放生海龟。

   刑侦队技术室。室内屏幕再现海面爆炸画面。发现了事发船只。

   在夜排档,蓝燕向海鹦告之她真实身份,并要她严格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