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立在潮头(2)——最早的水墨行为巨作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20-09-19 7:55 来源: 访问:


 朱仁民艺术馆 心灵生态 8月21日
他一辈子总立在潮头。朱仁民幼年寄在外公潘天寿身边,耳濡目染,他以为全国小孩子的外公都是画画的,所以他也常爬在外公的大画桌上涂抹,他不明白为什么外公画出来的鸟缩头缩脑的,而他自己画出来都挺胸叠肚,器宇轩昂。长大后才渐渐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和无奈。但他天生的创造力和动手能力以及外公“有常必有变”的理论系统,挟带着他艺术人生的一辈子走向。

      他二十多岁已经出版了很多的作品,获了很多的奖励,他开始不满足文革期间对绘画艺术的表述方式。1978年,他在普陀租用了游泳池,他想用现代的工具材料传达他对大海和人生的怨恨、热爱和发泄;他也想填补传统绘画中有关大海语言的贫乏和空白,他以24.5元一个月的工资企图在这个文化荒蛮的国度,创造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绘画方式和语言,那是文革尾声中的“农业学大寨”时期。300米X3米的水墨巨作,至今依然是世上最庞大的中国水墨画作品。当然,朱仁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即是今后中国首例的“水墨行为艺术”,那时国门紧闭,尚无这一学术名称,甚至连欧洲也仅仅是开始。他便踌躇满志,自说自话,天马行空般地在游泳池横扫直泼墨光飞溅,直至在创作中摔下致瘫,远离业圈沉沦普陀隐秀庵,十余年后中国的美术界掀起了一场同样无厘头,同样波澜壮阔的行为艺术运动。

      朱仁民却由此开始了他半世纪的人生艺术创造之旅:从架上艺术——行为艺术——大地艺术——生态修复艺术,马不停蹄,与时俱进,正如世界文艺复兴发源国的意大利国家美术家协会主席Gabriele Altobelli看了当今他的作品后所说:朱仁民把艺术提升到哲学和人类生存的高度。他创造了文艺复兴以来从未有过的艺术表现手法,将艺术创作推向更高层次,他是当今世界的莱奥纳多·达芬奇,是新文艺复兴的一位旗手。



1978年朱仁民在《大道海天篇》工作室




朱仁民租用游泳池开始创作,他想将大海从“宇宙初开”到“风生水起、白浪滔天”直至“海不扬波、万物归一”,一个波澜壮阔的宇宙意识、天下万象囊括在他的三百米大海作品之中。

仁民在创作中,他用自制的巨笔、扫把、拖把、喷枪、吹风、在不断地反复探索试验中寻求从无有过的手法,常常画满一池墨汁,又将泳池的水龙头打开放满一池5公分厚的水面,泡上一个晚上,各种肌理变化出乎他的意料,又将各种变化记录造册,留下一本本厚厚的创作心迹。


朱仁民在创作中




朱仁民在创作中



朱仁民创造自己的“撕纸法”



朱仁民在作品前





绘画的语言和行为的组合,是朱仁民感到非常具有托拉斯立体性,全方位的艺术张力,他为艺术的行为所激发的语境和表象,激动得死去活来,常常忘却整个世界的存在。



泳池里的“海天篇”画得前后顺序都搞不清了。破纸、空瓶垒成黑乎乎的小山。小山堆边一靠,抽上根烟,袅袅的青烟和一池的墨气在眼前翻动变化,灵动透了。
凌晨一点,叫来帮忙的学生欠身问我:“还有什么要做的?”赤膊穿短裤的学生一身墨污,透出无限真挚与奉献精神。我将大门关上,碘钨灯开齐,自拍机架上,说:“拉下短裤吧!”(摘自《甲子碎片》)


我将半桶墨汁倾倒他浑身。又将白颜料将自己抹遍。我们在作品前尽情地跳呀!叫呀!舞之蹈之,淋漓尽致。

这是动静相兼,知白守黑。我在画前张牙舞爪地打了一套“朱式太极拳”。当时还不知道有叫行为艺术的名堂。其实当年搞裸体活动是典型的黄色,要抓走甚至枪毙的。 (摘自《甲子碎片》)



87年浙江电视台拍摄介绍朱仁民的专题片《海魂》,租个卡车,五个民工,布置了三天,将杭州海疗球场围了一匝,才布了一半多点,气势很大,笔墨没有,来人进门哇地一声感叹,足矣! (摘自《甲子碎片》)


浙江电视台拍摄他的创作过程



《大道海天篇》选段,香港的现代绘画之父刘国松为朱仁民的作品感慨,将其选入韩国出版的《亚洲现代水墨画精集》(大陆仅选朱仁民和谷文达两位)。


《初开》3米


《陨落》3米X2米



《月直》3米X2米

《有声》3米X2米


《堆雪》3米X2米


《海恨》3米X2米




《归一》3米X2米


当地报纸报道的朱仁民病瘫起来继续完成《大道海天篇》消息。


相关链接:

据了解潘天寿家族是当今世上少有的三代仍延续着强悍旺盛的艺术精神世家。


潘天寿先生正在创作巨幅松石图,潘天寿是中国绘画史上笔墨老辣,构图严谨最为突出的大师。他爱作大画,以表达心中的宏阔浩然之气,是近代史以来中国绘画作品尺幅最大的巨匠。


潘公凯先生正在创作巨幅荷花,他是潘天寿先生之子,曾任中央美院,中国美院两个最大美术学院的院长,他也是一位巨幅作品的爱好者。



朱仁民正在创作巨幅300米x3米的《大道海天篇》,朱仁民作为潘天寿的外孙依然秉承着外祖、舅舅的个性,爱作大画,直至将大画移到大地艺术,修复被人类破坏的生态。联合国及世界粮农组织对他的生态修复艺术给予高度评价。




朱仁民与意大利国家参议院副议长VANNINO CHITI,两人同获“意大利国家美术家协会”颁发的“意大利国家国际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更多信息请关注朱仁民官方公众号“心灵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