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莲花岛的罗汉们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20-06-29 9:25 来源: 访问:





1992年世纪之交,国运昌盛,朱仁民病瘫渐愈,身无分文柱杖下山,奔四海游学生态,回国落定中国美院风景建筑研究院院长。立志好高,誓言骛远:建168米世纪第一大佛,以对西岸弘昭中华之崛起,乃购普陀莲花岛,悬梁刺股,珠笔作稿,显观音道场,东海滔滔,万银如碎,五百罗汉麻列莲花洋上,时大云如台,东方七彩,呈天下宏阔祥和之昭,是为宏愿:集大海艺术、行为艺术、慈善艺术、生态艺术之世纪吉珂德之举。廿年后自凿罗汉五百,题曰:“我即佛,佛即我,广种福田我于西方常驻”;“禅作艺,艺作禅,精研墨池,艺与三宝同辉。”

庚子端午,朱仁民赶莲花岛续置五百罗汉,至此他自费,自雕,自运,自装20余年艰苦卓绝,独自千万,救荒岛观音天际线于荒蛮之中,建800米罗汉长阵在莲花洋之上,以颂中华慈悲,加持海内正气。


岛口罗汉起吊,赶涨潮至西岸装船。


时西岸潮薄礁出,巨轮无埠相靠,千斤罗汉以塔吊入仓,运至岛南。



南岸礁险石耸,巨轮难靠,再以塔吊一一下海。


朝潮吞吐,民工扶将于浪花间。


潮中罗汉、布局若棋,朱仁民与陈吉忠商榷中。


潮水始退,礁石显兀,巨轮沉思,罗汉雀跃。

民工汗湿衣衫,咸淡自贱。

巨轮搁浅,朱仁民在塔吊上鸟瞰定位)


退潮之际,乱礁嶙峋、罗汉难布,朱仁民借塔吊上下,鸟瞰定位。众为三十年老教授安危忧之,朱仁民坦然:廿年前赤贫如洗,无任何巨轮塔吊,领民工几十同甘共苦,作人背肩扛,隔山过海,硬在莲花洋上矗起花岗石罗汉长阵,镌永久免费,保家乡平安。今虽古稀有二,痼疾缠身,倘若有虞,亦为罗汉加持,海不扬波,平生足矣。



海上作业、严忌咸水泥浆混为一谈,潮水涨落掐指定时,罗汉们渐入大海,瞬间隐身难觅,作业暂停。



民工辛苦,吉忠助阵,待明日再战。

莲花洋上五百零一罗汉偈颂:“千山万重石,莫笑它无知无觉;一日两度潮,听凭其自来自去。”






朱仁民在石雕创作中



朱仁民一辈子在创作了成千上万的水墨、石雕、青铜、琉璃等罗汉佛像作品。





长堤入口,万斤毛石,镌一禅机:“我说这句话,罗汉全发笑”。——朱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