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海上布达拉宫”——裸崖上的一座非凡建筑……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20-04-20 20:12 来源: 访问:
朱仁民普陀中学高中68届校友


似西藏的 “布达拉宫”,远观酷似山峦、舟岛……似古老民居“碉堡石屋”群楼叠嶂,古朴宏伟,
一座在裸崖上用中古建筑文脉集聚性单体构建的非凡建筑,赫然矗立于东海岸上,
一时间,举世瞩目,惊艳海天佛国,渔岛港城。

清晰可辨的围墙、夹室、山门、周屋、角楼、前庭、后院、堂前、东西配厢、天井的影子;
又有着因地制宜、因势造型、沿山叠加的地域共性,在崖桥、勾连、石窗、压石、网罩、
圆转等创造性的建筑元素与海岛的石头文化、山崖文化做了天、地、人、海完美的统一。

那些在风口浪尖的东海极地一东极、青浜、白沙、港里等古民居元素如同海贝一般,
被应用垒砌在裸崖前,形成似依山而建的古民居宫殿,
被世人自然而然地称为“海上布达拉宫”。
“海上布达拉宫”与海天佛国普陀山隔海相望,坐游艇快船是通达普陀山的必由之地。

不是所有的建筑都可以称为布达拉宫。布达拉是梵语音译,意为至高尊。
“布达拉”亦多被世人译为“普陀罗”或“普陀”,指观音居住的地方,具有崇高的佛教涵义,
由西藏集宫殿、城堡、寺院于一体的宏伟建筑群一布达拉宫而闻名于世。

无论得出怎样的注解,“建筑,这是最高的艺术,它达到了柏拉图式的崇高、数学的规律、哲学的思想、
由动情的协调产生的和谐之感。这才是建筑的目的。”
2008一2012年由地方政府出资,特邀朱仁民大师设计、建造,
在舟山群岛朱家尖蜈蚣峙码头荒蛮的裸崖上矗立的 “海上布达拉宫”,
无愧于这样的注解,山海为之增辉。


“建筑是体现在他自己的世界中的自我意识,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建筑。
”贝聿铭说∶“建造师必定是伟大的雕塑家和画家……”。

所幸,在平凡的世界里走来一位不平凡的人;所幸,他是一位伟大的雕塑家和画家;
所幸,他是画界泰斗潘天寿的亲外甥却因时代的原因自小在舟山海岛上长大。

他说∶“极其喜欢这些石笃笃厚墩墩的小石屋,我曾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几十年,
画下过千百张它们的速写:堂前屋后、天井台阶、矮墙石窗,封封闭闭,开开合合,透透漏漏,
因着山崖,就着石沟,在石秃中匍 匐着向山上叠加,睿智而可爱,坚定而灵动。”

这位世界级的“心灵生态、自然生态、文化生态”修复大师朱仁民,多年来对当地因小岛并大岛,
大岛人往更大地方迁移,造成大量他所熟悉和描述的古民居废弃或佚失,感到痛心焦虑和惋惜。

当修复和建造蜈蚣峙码头裸崖工程项目接手后,他决意要把即佚失的建文脉传承和创立。
在设计师们望而却步的巨大裸崖前,他用中国绘画的手法,
将当地即佚失的小岛民居元素进行解构、重组,从功能、线条和色彩予以序列化、和谐性,
在本土文化、现代语言的融合上,创作出引领性的建筑典范。

在这高三十几米、宽几百米、厚二十余米的“横断山”前,竖叠起布达拉宫似的建筑体,
这是世上从来没有过的建筑单体形式,独有的厚重可爱结实耐用的“碉堡石屋”运用现代建筑构建,
海岛气息浓重,凸显千年古风,成为舟山最具亲和力的地标建筑和最大的旅游集散中心。
仅以七千多万的极少投资换取每年几十亿的永久性收益,为社会和谐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受到当地政府和各界民众褒奖和好评。
“建筑是世界的年鉴,当歌曲和传说已经缄默,它依旧还在诉说。”

意大利工业设计协会会长博切多看到“海上布达拉宫”情不自禁地说 “这是任何设计师想不到的建筑形态,
也是任何艺术家做不到的建筑单体”有述说不尽的内涵。

曾被一些网民戏喻为“山寨版的海上布达拉宫”不仅舟山人钟爱,也受到国内外褒奖。

国际上的权威人士几乎异口同声给予极高的赞赏。联合国高级顾问阿尔贝托带领几位专家前来考察朱仁民的作品,
为他在联合国基金组织建立的首座永久性的个人艺术馆做前期考察。
阿尔贝托看了这一建筑和他的其它作品,激动地在浙江大学朱仁民的艺术馆留言:“他是中国的雷奥纳多·达芬奇”。
欧洲金圆规奖主席顾托勒在“布达拉宫”下激动的说:
“普利茨克奖已经承载不了朱仁民,朱仁民应该有一个专门以他名字命名的国际奖项。”


穿越“海上布达拉宫”,一条通往佛国的路……

从普陀罗 (海上布达拉宫)到普陀山,这是一个绝妙的过程。仅管,这座宫殿没有寺院,
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佛宫。但认识是由根、境二识因缘和合而生,
这位心性光明、笃信佛教的朱仁民大师给这座古民居宫殿诠译着一种动情的美好和深刻的佛理。


心,梵文(Gitta)一般意译为“集起”,谓各种心识功能的和集,或各种心识功能所集合的心灵结构。
《俱合论》卷四云∶集起故名心,通常用作心理精神现象的总称。
常言的心意识,有肉团心、妄想心、乃至真如心或自性“清心”。

“海上布达拉宫”建筑之众生相,大有心之团集之情势,其房屋有大有中有小,高低不一,错落有致,
数不清也看不尽,却机巧缘合,无缝垒砌,这岂不就是有情世界错综复杂的社会表象。

这座用心垒砌的古民居元素的宫殿给人以无比亲近的遐想和妙思……

朱仁民设计的“海上布达拉宫”主入口,每年进入朝圣、观光、旅游人口约800万左右,人流如潮。
高大的汉白玉月洞门正中上方,镌刻着他的书法∶彼岸。

彼岸有三种注解,俗指水的对岸;智度论一日∶“于事成办亦名到岸”;彼岸的佛教梵语∶波罗,指涅槃,即超脱生死、自在虚空的境界。朱仁民的童年生活在普陀,曾经跌宕无助的生活使他对大海和禅宗充满向往和追寻,他认为禅宗是传达心灵生态的最高境界。

“海上布达拉宫”的主入口处镌刻「彼岸」,毋庸置疑,佛系人生的终极目标只有一个∶修心善行,自在涅槃。


朱仁民的书法独特,他心目中的书法就是一种精神、意念和大千世界的形态。每一笔一划都在说话,在飞舞、在沉思,在间架构中建立自己心中的图像,一种纯中国的艺术、绘画、建筑和灵魂的颤动。

入口处的广场上,庄严的石雕莲花座上四五米高的汉白玉观音宝瓶安详矗立,净瓶瓶身部位两千多字的《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神圣典雅,其意深邃。净瓶内部和莲花座相通,荷池净瓶雾气弥漫,常在幽莹灯光的辉映下充满仙气和佛性。众生行脚至此,于无声处沐观音净水,倍生菩提心。只要用心仰望,「彼岸」,一种莫名的神圣感和归属感油然而起,心绪逐渐光明,宁静升华。



文章来源:阿伽陀,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