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生态修复任务重,而政府资金有限:如何打通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的通道?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19-11-25 8:55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
董煜我校94届校友,当年高考省文科状元


采写/涓涓  编辑/刘乐

出品 | 腾讯新闻×原子智库




生态文明建设从未像今天这样被置于如此重要的地位。自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被作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 “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逐渐深入人心。中央相继制定了40多项涉及生态文明建设的方案。污染治理力度之大、制度出台频度之密、监管执法尺度之严,前所未有。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一方面,人民群众对干净的水、清新的空气、安全的食品、优美的生态环境等要求,日渐迫切;另一方面,环境生态形势依然严峻,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生态文明建设的步伐绝不可松懈,既需要魄力,更需要方法。


近日,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副院长、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经济二局原副局长董煜,在清华大学第四届PPP论坛上做了题为“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形势、新任务和新挑战”的演讲,阐述了他的对生态文明建设的思考和建议。会后“原子智库”就相关问题对他进行了采访。




以下为演讲及访谈:


我并不是专业从事生态环保的,我的主业是经济工作和规划工作。之所以和生态搭边,是有幸参与过一些生态相关的工作。生态环保一度被视作非主流,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现在谁要是不懂点生态,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经济工作的;谁要不懂点绿色,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PPP的。我想这是十八大以来最大的变化之一。


我们研究经济工作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很多生态的因素。同样,要解决生态的问题,很多时候也要采取经济的办法。事实上,在中央层面,很多时候是把这两个领域的问题放在一起去研究的。


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形势,不用说,形势一片大好。回想最初,搞规划的人为什么要去研究生态?当时我国资源开发程度、生态系统破坏程度、城乡环境污染程度,非常触目惊心。当时看到的数据,让人内心非常焦虑,替孩子的未来感到担忧。


十八大以后,这个情况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央对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视程度,怎么形容都不为过,比如,十八届中央深改组召开的会议中,有一半以上会审议生态文明方面的议题。而各部门、各地方、各方面工作力度之大,所取得的成就之大,也是怎么形容都不为过。这些成就在国际上也得到充分的认可。

   

说到生态环境,肯定要说雾霾。前几年,我有些同学说受不了,考虑带孩子移民。我说,你先等等,短则三年,长则五年,中国的雾霾会有一定改善。他们认为我是屁股决定脑袋,都不愿意相信。但现在看,雾霾是不是确实有一点改善了?

   

这样的改善,背后是大量的努力。前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4次会上研究群众关心的问题时,其中一个就是北方地区的清洁取暖,我认为这是近几年“蓝天保卫战”的一个主要变量。类似的工作,只要真抓实干,持之以恒,一定会形成质变。

   

我也知道,有许许多多的兄弟姐妹们,包括部门、地方的同志,一直默默奋战在第一线,他们所做的就是为了大家、孩子们能够更安全地呼吸。我希望我自己有机会能够多给他们发点声,希望大家都能知道他们的辛苦和所做的贡献。

   

大家知道,搞气候变化研究的人是很容易焦虑的。有一次,我在美国参加一次研讨会,有一位气候变化方面的资深专家,他做了很多情景模拟,鼠标点一下,美国就被水淹一块,再点一下又淹一块。我跟他说,您别着急,什么时候到中国去看看,去了解一下我们的生态是怎么建设的,再回头修改一下您这个模型。估计他改完以后,可能世界末日会再晚几十年到来吧。

   

当然,也不光是中国,欧洲在气候变化、保护生态环境方面,做了非常多杰出的贡献,很多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但是,我们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如果我们看不到形势一片大好,只是抱怨,那显然是盲目的;但是如果只看到一片大好,看不到问题而洋洋自得,那也是盲目的。生态环境是一个慢变量,污染本身是有韧性的。而快速增长几十年积累了太大的生态欠账,有很多都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事实上,现在我国的资源约束依然趋紧,生态系统依然脆弱,环境污染依然严重,而且往往生态脆弱区也有贫困问题,非常复杂。


我们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我们将来需要做得更多。

   

到明年,我们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央为此专门部署了三大攻坚战,其中之一就是污染防治攻坚战。这场攻坚战有七大战役,比如渤海综合治理、长江保护修复、水源地保护等,都不是旦夕之间就能成功的,需要长期的、持续的、艰苦的努力。因此,实现小康之后依然需要努力。如果稍有松懈的话,已经治理的污染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雾霾也有可能变本加厉。对此,每一个人都要有清醒的认识。

   

关于生态文明的具体任务很多,我只讲一条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修复绿水青山。我们通常说生态工作时,比较规范的语言是生态保护和修复,两个词放一起说。十八大以来,各级保护的意识有了,保护的力度也有了,但光保护还不够,还有很多遭到破坏的山水等着我们去安抚、去疗伤,我们要像故宫修复文物一样,去治疗这些自然的角落。

   

怎么去修复生态呢?总书记提出了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理念,国际上很多专家对此都很认可。我的理解,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然要素是一个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的系统,保护修复生态,必须充分考虑自然要素之间的均衡,进行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就意味着,未来我们对一个区域的生态系统进行治理,一定要制定系统的方案,更要在尊重规律的前提下进行。前天晚上,我看国足对叙利亚的比赛,看得很痛心。当时我就想,什么时候中国足球也能领会这个道理就好了,他们需要好好规划一下足球的发展、足球的未来,而不是只想着去归化球员。


对待自然需要温柔,在生态修复的方式上也不能简单粗暴。国际上的一些教训和案例证明,大规模的人工干预,对遏制生态退化的作用往往难达预期,而依靠生态系统自然演替规律,辅以少量人工措施的做法,往往能取得较好效果。


前几年中央研究水安全、森林安全战略的时候,都明确了这一理念。将来在实践中,还需要更加自觉地应用先进的理念,做到追根溯源,放弃原地“缝缝补补”的思维,找到隐患源头和治理的关键环节所在。这需要有一套客观科学的方法和技术加以支撑,欧洲在这方面有许多经验值得借鉴。


在编制十三五规划时,我曾提过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一个“山水林田湖草”工程,选择生态重要性最高、生态系统最脆弱的区域,找到其中的“棋眼”,根据不同的特点,推进实施一系列修复工程。当时也算采纳了我的意见,但字数所限,没有把所有的工程都写上。我觉得这个建议现在依然还可以提。我们需要用一个两个三个五年规划的时间,不断推进这样的工程。因为,我们太需要让雪线不再上升,让荒漠长出绿草,让源头能有活水,让母亲河不再哭泣,让南来北往的候鸟们有地方栖息,让拍摄候鸟的人有干净的地方可以趴着。


在座有不少地方来的同志,别的不一定要攀比,但各地之间谁生态好、谁环境美,是完全可以攀比一下的。只有这样,我们的祖国才能真正像花园,孩子们才可以真正茁壮地成长。


要实现这样的愿景,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打通从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的通道。生态修复的任务很重,是需要投入的。而政府的资金则是有限的,靠有限的资金去支撑近乎无限的需求,显然难以为继。要实现可持续发展,一定要找到可持续的资金支持。


总书记在这方面也有重要的理论,就是生态产品价值论。这个理论说明,清新空气、清洁水源以及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的各种服务,都是有价值的,保护自然就是增值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过程,就是保护和发展生产力,就应得到合理回报和经济补偿。


过去,人们看待生态修复项目,觉得时间长、回报难预期,市场投资者也就缺乏投资的动力和信心。有了生态产品价值衡量,打通成本收益核算的核心环节,解决了怎么算帐的问题,就可以提出建立在科学的、量化的分析基础上的商业方案,提供有利可图的愿景,真正形成对投资者的激励机制。


这方面的需求,跟PPP的理念是天然吻合的。我们要建立一整套合理的机制体制,要有一个市场,要有一些平台,要有一批专业化的企业从事生态保护和修复,要借鉴一些国家的先进经验。归纳起来,就是一靠改革、二靠开放、三靠PPP。


(本文据董煜11月16日在清华大学第4届PPP论坛的演讲整理,经本人审核,标题为编者所加)


原子智库:无论环境保护还是生态修复,不但是一笔“经济账”,也是一个“技术活儿”,虽然很多地方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我们能看到一些地方经济利益和环境效益的博弈,也能看到技术层面“伪生态、真破坏”的现象。如何看待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科学部署和地方落地执行之间的落差?


董煜:首先还是要看到,随着中央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各项制度的落实,对祁连山、西安等地破坏生态行为的处置及警示作用,以及环保督察等工作的持续推进,各级地方政府在生态保护上的自觉性大幅增强了,敷衍糊弄、阳奉阴违、假保护真破坏的现象,已经近乎绝迹。


当然,任何政策的落地必然存在博弈的情况,在一些具体的点上,面临经济利益和环境效益的权衡,是很正常的。对此的认识,我想,一方面还是要坚持红线原则,不能碰的红线就是不能碰,谁碰到了就要付出代价。另一方面,则要在激励机制上下功夫,更多地用经济杠杆、用市场化的手段进行引导,要让保护生态环境能产生经济效益,能得到合理的回报,这样才能真正从内生动力上解决矛盾和问题。


原子智库:我们看到,在绿色生产领域,国家从产业布局、产业结构、严格排放标准等很多方面采取了不少措施。但比较而言,在消费端的政策则感觉乏力,比如快递、外卖等产业的兴起,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让人担忧大量的包装泛滥给环境带来负担,而这几乎也与每个国民直接相关。当消费在GDP占比中越来越大的当下,您如何看待消费端的绿色空间?


董煜:我之前关注到这样的担忧,请恕我直言,有这样担忧的人士估计多半生活比较优越,体会不到收到包裹时的喜悦,感受不到等待外卖时的焦急,也无法理解“满减”带来的满足感。比如从我个人来说,外卖是最伟大的创造之一,极大提高了我们家的生活质量。快递、外卖最大的意义,不仅仅是给人们带来了便利,而且还极大节省了人们的时间,节约了生活的成本,提高了生活的效率。还有比时间更宝贵的东西么?消费升级并不只是消费品的升级,也包括消费方式的升级,而从消费过程中节省的时间,对提高全社会的效率,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实际上也代表着巨大的经济效益。


当然我们必须要关注包装带来的污染问题,但我认为,这是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方法解决的。而且我也欣喜地看到,很多地方、很多人都自觉地在推动包装回收再利用工作,也有许多厂家在推动包装自身的环保绿色化。随着全社会环保意识的增强,今后这一问题会解决得更好。因此,在这方面我们完全可以少一点焦虑,不要因噎废食。


原子智库:中国近年的环境生态有很大改观的同时,全球的生态形势依然严峻,热带雨林在缩小,冰川在加速融化,生态危机是全球性的危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中国在全球生态治理中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董煜:我曾经听生态领域的一些国外专家说,中国在生态保护领域快速而革命性的影响,对全球起到很大的带动作用,所有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都很欣赏中国的积极作用。我相信他们的感受是由衷的。


十八大以来,中国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的努力和成就,是各方有目共睹的。把生态文明写进一个党执政纲领的,不是共和党,不是民主党,而是中国共产党。美国政府在退出巴黎协定,中国政府则在承诺自己的责任,谁不把地球的未来当回事,谁在为人类命运担当,一目了然。我们希望自己的花园很美丽,我们也希望看到邻居家的花园变得更美丽,因为这也是我们眼中的风景。


中国已经并且一定会在全球生态治理中承担更重要的角色。生态、绿色,是地球上的共同语言,在这个领域响亮地发出我们的声音,能比其他领域的声音更容易被接受和认同。也就是说,今天我们要传播我们的价值观,要传播我们的理念,通过生态文明是最好的途径之一,而且生态文明本身就是我们最大的软实力之一。


原子智库:您的专业是搞规划的,但是我们也经常看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很多因素变化会导致当初很“科学合理”的规划目标与现实相去甚远。不知道您如何看待这种情况,在具体的工作当中,是怎样调整的?


董煜:规划并不是万能的,如果所有的变化都能预测到,那我们就都是神仙了。但是没有规划又是万万不能的,在规划研究的过程中深入探讨,至少能让大家对可能的变化估计得更充分一些,重要的是通过讨论,在大的目标、大的方向、大的举措上达成共识,劲往一处使,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经验之一。


不可测因素的出现,必然会给规划执行带来一定的影响。这方面需要改进规划的动态调整机制,需要健全五年规划与年度计划的协调机制,需要专项规划中更细化的举措进行支撑。但最主要的是保持战略定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改革开放以来多少次其他国家束手无策的危机中国都走过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在战术上要重视,对“青萍之末”的趋势性变化要关注和跟踪,各种预案尽可能要准备得周到一点,尽量不要临时抱佛脚。


原子智库:明年“十三五”即将收官,“十四五”正在酝酿中。您作为规划领域的专家,如果让您给“十四五”提建议的话,您最希望提出哪些?


董煜:明年中央会正式部署“十四五”规划研究和编制工作,现在谈对规划内容的建议还为时过早。我个人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关于规划的规划”,也就是要好好准备一下怎么去编制“十四五”规划。除了明确时间表、路线图,还要关注规划理念的更新、规划手段的创新、规划形式的创新,争取能编制出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规划。同时要做好扎实的基础分析工作,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地方都应该开展充分的调研,全面准确地掌握面临的问题。问题抓得准,措施才能到位。


“十四五”规划是国家的规划,也是和每个人的生活休戚相关的规划。希望大家都来关注规划,来为规划建言献策。也希望每个人、每个家庭都能做好自己的规划,愿这些规划的实施,也花好月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