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程永华与安倍斗智斗勇6年,离任时为何安倍设宴饯别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19-05-08 9:50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


 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静说日本

 

  这几天,程永华大使很忙,每天有人请客。

  自从他即将离任的消息传出后,第一个请他吃饭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日本媒体的一位首相官邸跟班记者对我说,跟了安倍这么多年,还真没有看到哪一位大使要离任,安倍首相会在首相公邸设宴饯别。

  在4月16日的宴请中,安倍对程永华说了一句感谢的话:“您劳苦功高!”



安倍当首相已经当了6年,任期之久,已经排名日本战后第二。但是,程永华当中国驻日本特命全权大使,比安倍还久,已经超过9年。

  安倍时代的中日关系,也就是程永华大使时代的中日关系,俩人既是对手,但是,也是“战友”。

  这是时代赋予他们两人的人生烙印!

  程永华与安倍是同年同月生,生日都是1954年9月,没差几天。当安倍考入东京成蹊大学政治学部时,程永华作为中日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之后的第一批中国留学生来到东京,进入创价大学留学。

  1977年,安倍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南加州大学留学。同一年,程永华从创价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中国大使馆担任了外交官。

  1993年,安倍当选为国会议员,那年他39岁。程永华已经是中国外交部亚洲司日本处处长,专管日本事务。

  2006年,安倍首次担任日本首相时,程永华是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专门跟首相打交道的政治公使。

  当程永华当过驻马来西亚、韩国大使之后,重新回到日本,出任驻日本大使的时候,安倍却是最倒霉的时候——民主党掌权,他所属的自民党下野。

  在42年的外交生涯中,程永华有30年在日本学习与工作。他见过安倍的外公岸信介(首相)、与安倍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外长)打过交道,然后与安倍“共事”6年。

  其实这6年,是程永华与安倍斗智斗勇的6年。

  因为野田政府宣布将钓鱼岛“国有化”,导致中日两国关系陷入随时都有可能擦枪走火的境地。2012年12月,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在大选中获胜,重新夺回政权,不少中国民众寄希望于安倍,期盼他能够纠正野田政府的错误做法。但是,没有想到,安倍借势强化钓鱼岛的“防守”,并在西南诸岛实施军事部署,强化对中国海军与空军的监视,并在中国军舰与战机进出太平洋的主航道——宫古海峡两侧,部署了地对舰、地对空导弹。




 那个时期,我们常常会看到,程永华刚刚向日本政府抗议完海上保安厅巡视船侵入钓鱼岛海域,日本外务省随后就把程永华召见过去,对中国海警船进入钓鱼岛附近海域进行抗议。程永华就在大使馆与日本外务省之间来回奔波——提出抗议与接受抗议。但是,我们每一次都能看到,一旦走出会客室,程永华面对记者说出的第一句话,一定是:“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

  在中日关系陷入最低谷的时期,日本一些友好人士也遭到了舆论的排斥,许多日本人对中国产生了诸多误解和偏见。为了让更多的日本民众了解中国政府的立场和对中日友好的期许,这些年来,程永华采取的一个战略是:“走不通政坛走民间,见不到政治家见老百姓。”只要有日本地方政府和市民团体邀请,程永华一定挤出时间前去讲演。为此,程永华走遍了日本43个都道府县,以自己的真诚向日本民众传递中国的声音。






作为中国驻日本特命全权大使,程永华的使命,不仅仅要向日本各界说明中国政府的立场,还需要与日本各界保持联系,把日本合理的诉求反馈国内,尽可能地改善两国关系,融通两国高层的接触与交流。

  2016年8月上旬,刚刚结束禁渔期的中国400余艘渔船出现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捕捞,日本海上保安厅调集了大批巡视船进行围堵拦截,中国海警船也全面介入保护中国渔船,现场局势异常紧张。被称为日本亲中派代表人物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带着安倍首相的指示,赶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私下会晤程永华大使,请求中国渔船驶离钓鱼岛敏感海域,以避免现场出现不可控局面。程永华一方面要求日本巡视船立即停止对中国渔船正常捕捞作业的干预,另一方面也觉得日方要求有一定道理,于是紧急商请国内协调现场,使得紧张局势迅速得以平息,让日本政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一位日本国会议员跟我谈起这一件事时说:程永华大使是一位真正的国家利益捍卫者,如果当时不迅速协调控制海上局面,现场很可能会发生意外,一旦意外发生,那便是火上加油,两国关系将会遭受不可估量的冲击。他在坚持本国政府立场的同时,在处理外交难题时又显示出相当的柔软性。

  在中日两国政府全面对立的时期,“程永华渠道”成了两国政府最重要的沟通渠道。

  安倍之所以要携夫人设家宴宴请程永华夫妇,除了一份敬意,更多的是,安倍认为,程永华帮了他不少忙。这个忙,就是他一再恳求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会见会谈,程永华把他的诉求及时报告国内,最后促成了两国最高领导人由“走廊交谈”,变成 “坐下交谈”。从没有国旗的30分钟礼节性见面,到中国最高领导人出门相迎。最后促成了李総理在2018年5月成功访日,高层互访得以恢复。






安倍在7日晚上举行的“程永华大使离任招待会”上,当着800多位日本各界人士的面,说了这么一段深情的话:“程永华大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迄今为止任期最长的驻日本大使,在日中关系较为困难的时期,程大使以其对日本政治、社会的深刻理解,忠实履行了中日两国交流桥梁的作用。”他还特别感谢程永华大使的夫人汪婉女士,感谢她为促进两国女性的交流作出了杰出贡献。

  而与会的日本经济界人士,则拉着程永华的手,向他致谢:在东日本大地震发生,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时,您没有逃离日本,反而前往灾区,协助中国人避难,慰问日本灾民。当中国的救灾物质运抵日本无人能够搬运的情况下,您自己亲自带队运往灾区。在日本汽油紧缺时,您又从中国紧急调运了1万吨汽油援助日本。感谢您真诚善良的心!




而程永华在与日本各界告别时,他说了这么一段话:自己最欣慰的是作为中国驻日本大使,和中日两国有关人士共同努力推动中日关系跨越了邦交正常化以来最困难的时期,重新回到正常轨道,中日和平、友好、合作事业再次起航并正在不断取得新的发展。从各个角度亲身体会到中日联系日益紧密,相互依存日趋加深,真正的战略互惠关系正在形成。双方切实遵循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四点原则共识精神,建设性地把握好中日关系发展方向,就一定能开辟两国关系新的前景。两国社会相互理解、信赖与合作将为今后中日关系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据悉,德仁天皇近日也将会晤程永华夫妇,与他们道别。程永华有可能会成为日本新天皇即位后会见的第一位外国人。

  日本各界为何如此敬重程永华大使?原因应该有三:

  一是敬重程永华的人品。在日本社会对于程永华的普遍印象是:隐忍负重,忠厚有义。在中日关系最困难的时刻,不亢不卑,坚守原则,但又讲究礼数,尽君子之道。

  二是任期长达9年,期间经历两国关系最为困难时期,最终为融通两国关系,做了大量的工作,促使两国关系全面改善,实现李総理访日和安倍首相访华。

  三是已经超龄工作4年,离任即退休,不计个人得失,荣辱与共,劳苦功高。






 程永华担任中国大使9年,我与他虽然常有见面,但唯一的一次私下饭局,是在钓鱼岛问题最为紧张的时期。他邀请了4位在日中国人学者到大使官邸聚谈,听取我们对于如何解决钓鱼岛问题的意见与建议,当时我们提出了“中国政府应该发表钓鱼岛问题白皮书”的建议。这一建议得到程大使的赞赏,并最终变成了中国政府的行动。

  程永华大使逗留日本的时间已经没有几天,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写过程大使的文章。离别之际,写下此文,为程大使与夫人送别。

  当一个人离开日本时,有这么多人感到伤感,感到依恋不舍,只能说,这个人具有无限的人格魅力与人性的光辉!


————————————————————————————


   【重要相告】我在喜马拉雅平台上开设了一个私密圈,叫《徐静波的日本情报署》。这是一个封闭式的、私密的小圈子,需要付费进入,主要提供1对1咨询服务,同时使用特制节目、音频、视频和快讯文章,每天发布独家一手日本资讯内幕,包含商业、文化、科技、管理、企业经营等方面的内容。希望加入我的私密圈的听众朋友,在喜马拉雅中搜索我的名字徐静波频道,在我的头像右侧,会有一个私密圈的图标,点击这一个图标,就可以加入我的私密圈。(看不到图标的话,请更新喜马拉雅APP)

  恭候大家的参与,期待每天在私密圈里与各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