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走进普中 -> 普中发展 -> 正文
【字号:||
我的普中情结————陈壬秋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19-07-21 8:55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





 

   今年是普陀中学建校七十周年华诞,回想起在普中近十年的执教经历,往事犹在眼前。

 

   我是1975年在祖国边陲黑龙江的一个大型矿区参加教育工作的,从当老师第一天起就任中学的班主任,一当就是二十多年。在黑龙江从教的十三年里,由于组织的培养和自己的努力,工作中也取得了一些瞩目的成绩,由此也被普陀区人才办通过''人才引进''于八八年调入普陀中学。

 

   调入后,由于头顶着诸多光环和荣誉,我不由自主地被卷进了與论的漩涡里:有期待的,有贊许的,也有猜忌和怀疑的。此时此刻自己倍感压力和苦闷,压力即动力,自己也暗暗下了决心:荣誉只能说明过去,北方那重彩的一页已翻了过去,必须尽快溶入这所省级重点中学、舟山著名学府那严谨求精,追求卓越的氛围中,有所作为,不负众望。

 

   在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当中学老师,尤其是班主任老师,那真是累呀!早晨六点多就得赶到学校,晚上漆黑了才能饿着肚子回家。各类名目繁多的检查、评比、考核、达标、竞赛让你应接不暇,而日常的作业批改、单元测验、试卷讲评、补差补缺、摸底考试,备课准备、家访谈话等又压得老师们喘不过气来,那时又没实行双休日,难得一天的休息往往常被占用。

 

   那些年普中的老师们确实是凭着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而默默地奉献着、坚持着!我自己也被感动着,激励着,适应了环境,跟上了节奏,也赢得了师生们的肯定。

 

   从北到南,从教三十余年来,我教过的学生数不清,带过的班级各不同,但最难忘的就是在普陀中学担任93届初三''成功教育''试点班的班主任的一段经历(当时普中还是所完全中学)。

 

   记得那是九二年的夏秋时节,学校针对当时初二年级段学习困难生和品德差生厌学、逃学、违纪现象时有发生,严重影响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的现象,引起了关注和重视。认为由此下去若不采取有力措施,升入初三后有可能给普中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为此学校经再三研究,决定借鉴当时上海闸北中学“成功教育”经验,把整个初二年级段四个班里的“问题生”全部集中,单独编成一个班,搞一个“成功教育”试点班。但也考虑到若把''问题学生''集中编班是要担很大风险的,这不仅有社会和家长的反响,而且从外地已施行的学校反馈的信息获知,成功的案例不多,大部以失败告终。权衡再三,校领导认为物色一个教学管理经验丰富,认真负责的班主任是试点成败的关键,当时的赵信昌校长,陈国辉书记一致认为,这个理想的人选“非陈壬秋莫属”。

 

   记得当年被各个班“整编”下来共有五十三个学生,各科成绩都是在年级段期末考试中排名靠后的,而平均分在40分以上的,在试点班里可以位居前列了。就该班学生的品行而言,有5人受过学校的各类纪律处分,有各种劣迹的学生达10余人。当编班消息一经传开时,学生中间马上蔓延起一种自卑、失败情绪和逆反心态,各种不稳定因素急剧扩张。在这种现状下,可以说我是临危受命,义无反顾地接手了这个特殊的班级。在以后的这一年中,我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度过了无数的不眠之夜,这期间的苦、酸、辛、辣的滋味至今仍记心怀,久久难以抹去。

 

   在校领导的大力支持和任课老师的积极配合下,一年后的毕业考试该班学生的学科及格率(英语除外)在40%以上,其中化学学科的及格率达到73%;我任教的数学学科竟有7名学生得了满分。升学考试后有三分之二的学生被各类高一级学校录取。一年中全班没有发生一起违纪违法现象,班级面貌起了根本性的变化,集体凝聚力空前增强,学生的自信心有了明显提高,这些醒目的变化令全校师生刮目相看。

 

  “成功教育”试点在普中取得成功所产生的効应不仅是挽救了一些行将失足的青少年,更重要的是让他们重新树立了奋斗的信心,对引领他们今后走好漫长的人生路起了重要作用。

 

   担任“成功教育”试点班的一年,也使我积累了不少在新形势、新特点下做好班级和学生管理、教育的经验,同时使自己的人生历程又一次得到磨炼。这段经历虽然己过去二十五年了,但仍记忆犹新。通过那段工作经历,使我更加怀念着在普中工作那几年中那些朝夕相处,给予我帮助的同事,像王光瑜、朱敏、余展昭、魏秀娟、张明安等老师,他(她)们在教学业务上的无私指导,生活上关心援助,精神上鼓励慰藉令我感动,欣慰。尽管当时工作很苦很累,但那合作,团结的氛围,融洽、包容的人际关系让人放松心情,释放压力,增强了战胜困难的信心。这种感受只有身临其中才能深深体会;这种感受已烙于我心中,难以挥去。这些点点滴滴的往事呀也就是我怀念普中的情结所在。

 

 

 

              2019719